曾经的医药业“野蛮人”惨淡落幕:誉衡药业控股股东誉衡集团被裁定破产

足球比分 2022-11-13 19:19 51

摘要:誉衡药业誉衡药业(002437,哈尔滨誉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22年11月11日晚间公告称,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管理人的申请,于11月...

誉衡药业

誉衡药业(002437,拜仁慕尼黑 2021-22 赛季客场球衣哈尔滨誉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22年11月11日晚间公告称,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管理人的申请,于11月10日裁定誉衡集团破产。

2020年6月29日,哈尔滨中院根据债权人申请裁定受理誉衡集团重整案。 因誉衡集团《重整计划草案》未获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且未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表决组拒绝对该草案再次表决。

公告显示,哈尔滨中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八条之规定,于 2022 年11月10日作出(2020)黑 01 破 1-4 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终止誉衡集团重整程序,并宣告誉衡集团破产。

誉衡药业披露,截至目前,誉衡集团持有公司7.0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2.13%,誉衡集团破产事项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公司与誉衡集团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誉衡集团破产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誉衡药业称,誉衡集团不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公司不存在对誉衡集团违规担保等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公司经营状况正常,管理团队将一如既往地推进相关经营管理工作

誉衡药业成立于2000年3月,2010年6月在深交所主板上市。其大股东誉衡集团全称为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主的企业。

誉衡集团实控人为朱吉满,持股68.44%,其妻白莉惠持股19.17%。公开资料显示,朱吉满出生于1964年,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第一份职业是眼科医生,1990年代下海创业。

2010年6月23日,公司成立10周年之际,誉衡药业成功上市,朱吉满夫妇的身家超过了57亿元。2018年,在胡润百富榜名单上,朱吉满夫妇以105亿元成为黑龙江省首富。

公开报道显示,朱吉满、白莉惠夫妇财富的快速扩张源自誉衡集团的大胆并购。自誉衡药业上市以来,总共花了129亿元巨资,在资本市场并购重组,案例高达27宗,但完成率只有14宗,先后将哈尔滨蒲公英药业、澳诺制药、上海华拓、南京万川、普德药业等公司收入囊中。

与此同时,朱吉满夫妇也被媒体称为医药行业的“野蛮人”“不被欢迎的举牌者”。

2015年7月18日,誉衡药业和山东药玻(600529,山东省药用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同时公告,借此轮股价下跌的机会,誉衡药业董事长朱吉满通过四家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举牌”山东药玻。

此前的2015年4月至7月,朱吉满委托朱吉安等8人通过信托计划、采用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持有山东药玻,占山东药游客混检异常后离开玻总股本的4.6672%。朱吉满增持后,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同年9月11日,山东药玻公告,拟以13.52元/股的发行价格,向3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76亿元,全部用于药用玻璃项目,以扩大市场份额。

《经济参考报》以《山东药玻定增打响阻击战 反击野蛮人朱吉满》为题报道了这次定增。该报报道,业内人士表示,这一定增方案就是为了阻止誉衡药业的侵入。此前,在山东药玻停牌前两日,大股东收到了举牌消息。

本次定增完成后,朱吉满的持股比例下降为4.26%,被挤到了第四大股东的位置上。

在誉衡集团的扩张版图上,失败的并购案并不鲜见。

2017年5月前后,入主信邦制药(002390,贵州信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杠杆基金,朱吉满、白莉惠夫妇以近5倍杠杆,撬动30余亿元,控制信邦制药。

2017年5月10日,信邦制药发布控股股东协议转让公司股份暨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公告披露,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藏誉曦)收购了信邦制药358,764,349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04%,西藏誉曦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朱吉满、白莉惠夫妇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收购信邦制药股权时,西藏誉曦承诺本次权益变动完成之日起十二个月内不处置或转让已拥有权益的股份,但2017年6月12日,信邦制药公告披露,为了融资,西藏誉曦就将所持股份全部质押给中信信托,质押时间是从2017年6月9日到2020年6月11日。

并购完成后,更加糟糕的是信邦制药的造血能力乏善可陈。

2018年10月27日,信邦制药公司披露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2亿元至3.83亿元。2019年1月31日,公司披露《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18年净利润修正为亏损12.3亿元至亏损13.5亿元。

与此同时,信邦制药股价长期下行,2018年甚至从最高价10.42元/股跌至最低3.36元/股。

多年大举并购让誉衡集团的财富版图迅速扩张,同时累积了大量的商誉,从2018年开始,这些商誉在减值爆雷中崩塌。

2018年7月20日,信邦制药发布公告,西藏誉曦持有的公司股份100%被司法冻结,冻结开始日为2018年07月17日,冻结到期日为2021年7月16日。

2020年7月7日,信邦制药和誉衡药业相继发布公告,他们共同控股股东誉衡集团面临破产重整。

信邦制药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藏誉曦)之一致行动人誉衡集团的通知,誉衡集团收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法院裁定受理了誉衡集团债权人对誉衡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

截至该公告日,西藏誉曦持有信邦制药股份358,764,349 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21.52%,其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质押并被司法冻结。

同年9月7日,信邦制药发布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披露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相关事项,公司实控人由朱吉满、白莉惠变更为安吉、安怀略。

2020年9月22日,誉衡药业发布控股股东被动减持股份公告,公告披露,2020年6月23日至2020年9月21日,誉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合计被动减持公司股份29,004,042股, 占公司总股本的1.32%。

减持上市公司股份没有实质性改变当初大规模并购带来的恶果,誉衡集团仍然深陷债务泥淖,直到被法院裁定破产。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