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坑学堂| 第一章:从教育说起(下)

足球比分 2022-11-12 18:08 31

摘要:第一章:从教育谈起(下)接下来简单的说说【流坑学堂】作为【量子商业】【教育】在感官上,与传统教育有哪些不同。第一点:知识点封装【流坑学堂】作为量子商科专业教育,...


第一章:从教育谈起(下)

接下来简单的说说【流坑学堂】作为【量子商业】【教育】在感官上,bilibili直播姬手机端与传统教育有哪些不同。

第一点:知识点封装

【流坑学堂】作为量子商科专业教育,不需要系统内的学生,熟练掌握任何已经存在的知识点。目前,对“知识点”的阈值卡在了大学及以上学历教育知识点。

这个设定,从某个角度看,【流坑学堂】为学生节省了4-6年的“知识点”学习时间。从传统教育的模型分析,学生需要依靠这4-6年的知识点学习,来获得一个饭碗,所谓的饭碗是指,该学生在某个知识点连线上的,“权”操控能力要比其他人好,也就是所谓的更专业吧,因此他可以代替其他人,或者可以说服其他人把这个“权(职位)”的行为权交给这个学生来处理,并在形成收益后,送入分配环节。而这件事在量子商业内是不存在的,量子态的主要劳动力是【计算机】【AI】,在知识点这样的“浩瀚无尽的结界”中,计算机已经(在许多商业环节)远超人类个体的能力,人类4-6年的知识点积累,远不及一个普通联网的计算机一秒钟所能调用的数据,如果当计算机升级到量子模式,再加上现在的5G,其知识点的吞吐能力,只能用超乎想象来形容。

针对“知识点”这个话题,其实可以用一个更“恐怖”的实例来刺激一下现在还在知识点上挣扎的孩童们。你有没有发现,现在很多“新知识点”不是人定义的,而是由“计算机+网络”定义的,例如:数字经济、大数据、AI、IoT、5G、超级计算、VR、数字货币、区块链。。。。。而且每一个定义都发展出了全新的产业,且传统教育的课程设计已经远远跟不上节奏了。

这是一个你必须承认的事实,这种所谓的“知识点+4年”学习再加上几年的职业经验就能混饭吃的时代,其实已经被“抛弃了”。在硅谷、MIT这样的教育模型中,很多传统学习,已经只是“卖牌子收学费”的敛财产品了。没有AI参与的学习,正在走进历史教科书。

从时代发展的角度看,【流坑学堂】的“知识点”封装,并不是为了给学生节省时间,而是要从定义什么是【(大)学生】。

第二点:重定义大学生

学生资产化,是【流坑学堂】对量子商业教育系统内的“学生”的矢量约束。即【流坑学堂】开始远离高考模式。

请注意,【流坑学堂】不是否认高考模型,因为那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拔策略,其实,【流坑学堂】会在很多方面学习类似“高考”的选拔模式。在我国的皇权时代,科举制度是选拔管理人才的主要通道,同时也是“民”变“官”的唯一通道,俗称“鲤鱼跃龙门”。到了资本主义时代,大学成了“模式实验室”和“共识基站管理人才培训中心”,用于培养具备资本主义思维模型的管理人才,这样的大学模式比起科举来是一种维度的扩展,即从培养“官”到培养“管”的一种进化,同时也出现了“政治和经济”的理念。

我国在皇权与民国交替的时期,出现了现代大学的场景,一大部分是由教会投资兴建的,张学良先生创建东北大学,可以算是一个历史级的事件。我们甚至可以将中国的现代化经济模型的创立于发展,归功到这些大学对人才的培养,以及这一批大学生的努力。虽然,此时还没有高考的说法,但是能够进入这一批大学就读的人群,绝对比今天的高考选拔更严苛。

从科举到大学,我们可以清晰的分析出“大学的社会职能”,准确一点的说,是“大学的经济社会职能”。大学负责传播“主义”,并负责建设“主义”所需要的经济闭环。

时至今日,大学正在进行它的又一次“升维进化”,但是,它的职能不会变,依然是基于“主义”去构建经济闭环,但是,除了“主义”不变,其他的均会发生巨变,有的甚至会变得和原来的大学毫无相似之处,例如:学生的定义。

之于“(大)学生”,很多人认为是一成不变的。这是一种不好的认知习惯,尤其是针对大学生这样的“经济敏感元素”,应该一直以一种商业视角去观察它。其实即便是在传统经济内,大学生的属性也会根据经济发展的要求不断地调整,这些调整很多都影响了微观经济的走势,或者说是“达到了宏观经济的一种预期”。

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热门专业”的变化,总会随着产业收入发生变化。这虽然是一种滞后性的统计学输出,但是多数人可以理解。还有,很多新型专业、学科、学院的设立,也是根据经济中的闭环组件的增加,而随之出现的“大学响应”。

那么,现在的“大学生”到底是什么呢?这个问题你肯定很少听到,但是如果我们不去针对这个教育产业的主体去把“它”剖析清楚,我们将无法给出任何更高维度的教育模型。请注意,我们在此处使用了“它”,而不是“他”,这说明,我们不是研究人,而是研究一个人的商业属性,甚至是商业模型。

大学生,从顶层构架上看,是新模式基站,绝大多数的经济模型、组件、资本流动模式,都是从这个基站释放出去的。这件事情反过来说,就很恐怖,因为如果反过来说,则这个世界上很多大学都不是大学,很多“大学生”其实不是大学生。

不是大学的大学就是教育产业,不是大学生的大学生就是教育产业用户。

所以,我们才会在社会的商业系统里看到了很多似乎带有歧视性的条款,例如必须是什么样的大学毕业,例如必须是达到什么学历标准等等,细想起来,那些有条款的组织是在招募大学生,而不是“教育产业用户”。

那么【流坑学堂】呢?它所谓的重定义学生,是指什么呢?很明显,它重定义的大学生会“对标传统模型内的大学生”,而不是教育产业用户。或者说【流坑学堂】链接的也是以少部分人,而不是所有的适龄青年。以上的文字看上去,确实略显悲观,尤其是针对血气方刚的年龄,不过,你一定要相信,任何一个模型都不是没有边界阈值的,你要做的是要找到合适你的阈值,而不是质疑设计阈值的思想。

那么【流坑学堂】如何重定义“大学生”呢?我们可以看一下【流坑学堂】选择的阈值约束环境:中国链,既:多中心化,自由基加密合伙模式。通过这样的约束,“大学生”首先会被区块化,成为【大学生】

class 【大学生】 interface China-Chain

{

}

在经过区块化封装之后,大学生就成为:

艳照门种子

标准的数据资产

即完成了资产化。如果从商业模型来看,【流坑学堂】是把一个“标准的人力资源发行行为”提到了“区块化行为之内”,从时间序列上看,是一个大幅度的提前,平均看是提前了4-6年。不仅如此,【流坑学堂】【大学生】的边界属性也发生了极为巨大的变化。也正是这些变化,让【流坑学堂】【大学生】相比于“大学生”,会变得更加高效和普及。

做个小结,【流坑学堂】是量子商业模型下的【大学】场景,其是一个【区块链】【中国链】形态(阈值),同时携带传统教育接口和其他维度的探针。这样的形态,所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对教育的重定义。

【流坑学堂】从教育开始说起,它要说的是,当“教育是一种合伙”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预期。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