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益唐网上答问:离开数学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不希望拍我的电影

足球比分 2022-11-12 18:08 44

摘要:张益唐视觉中国资料图北京时间11月10日15时48分,数学家张益唐教授在知乎网站上书面回答相关提问,其认证资料为“华裔数学家,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数学...

张益唐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北京时间11月10日15时48分,我国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目标数学家张益唐教授在知乎网站上书面回答相关提问,其认证资料为“华裔数学家,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数学系教授张益唐”,IP属地显示为美国。相关网页显示,其文字回答于北京时间11月10日16时08分编辑。

今日热点(www.efvip.cn)10日晚获悉,“现身”知乎参与网络答问的,确为数学家张益唐教授。

张益唐教授在知乎网站上回答相关提问

这是张益唐教授在先后面向山东大学师生、北京大学师生和社会公众进行关于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the Landau-Siegel Zeros Conjecture)的学术报告后,再次解答相关问题。

他在文字答中再次解释了自己关于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问题的相关证明、论文中宣布的定理。他还谈及自己对交响乐和中国古典诗词的热爱,谈及和家人生活的日常。

张益唐在文字回答中还表示,一个关注他论文的小伙子在伦敦读大一,学数学,才大一已经能够学到他在研究生时候学的课程,是非常聪明的一个小伙子。他希望,像这个小伙子一样的年轻人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不要把前人的东西看成至高无上的。

张益唐说,他现在也会帮小孙女讲讲数学。“她很有天赋”,现在9岁了。“她上二年级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数学,还报了一个电脑编程班。那个班里都是高中生,她是最小的,那时候连乘法都不会,后来我帮她补了补。”“也一直跟着上到四年级了,学校给她选到数学天才班里了。”她说,“爷爷,我要完成你的心愿,替你得菲尔茨奖。”

但张益唐表示,“其实对这个奖我也没什么遗憾,我没有把这些东西看得太重。”

张益唐和夫人孙雅玲 图片来源 知乎@张益康

张益唐在回答中还表示,“关于Lan环时报英文版招聘dau-Siegel猜想,我没有想过放弃。”“关于我的未来,这些数学问题我是不会丢掉的。我觉得我大概这一辈子就是做数学的命了,我不做数学都不知道干什么。别人谈过有没有退休的问题,我说如果我真的离开数学了,我确实不知道我该怎么活。”

上述文字是回答知乎网站上的一个问题:数学家张益唐攻克Landau-Siegel 零点猜想相关论文发布,如何评价这一研究的成果及意义?

截至发稿前,该回答已获得8962个“赞同”、884条评论。

今年是2022年,论文中的2022不是故意凑的,只是顺便定在这儿

美东时间10月14日下午8时(北京时间10月15日上午8时)举行的北京大学大纽约地区校友会第十期“未名传承系列活动”上,张益唐透露,他解决了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问题。“我敢肯定地说,我做出来了。我知道我这么做是对的。”张益唐在该活动上表示,“可以说是弱一点的形式,但本质上已经是解决了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问题。解析数论的同行会知道,这个问题的解决,可能比孪生素数猜想的意义更大。”

这一消息引起数学界和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

在内部流出两天后,2022年11月7日,其最新论文在预印本网站arXiv上正式对外公开。论文的标题是《离散均值估计和朗道-西格尔零点》(Discrete mean estimates and the Landau-Siegel Zero)。全文111页,正文18个小节,并公布了两个定理。

这是15年后张益唐再次发布关于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the Landau-Siegel Zeros Conjecture)消息和论文。因为在2007年5月29日,张益唐就曾在预印本网站arXiv提交了一篇标题为《论郎道-西格尔零点猜想》(On the Landau-Siegel Zeros Conjecture)的论文。该论文一共13小节,54页。该论文称,“我们提供了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的一个变体的证明。”

其最新论文中很多参数都是取 log⁡D的固定幂次,这是不是为了凑2022这个数?

张益唐在文字回答中表示,从朗道-西格尔零点本身来讲,应该是 log⁡D的一个幂次,而他们猜想的实际上应该是负一次方,“我这个方法应该能得到负几百,这个数倒不是故意凑的,但是到底几百的多少,我也没有仔细算,我能够保证的是2022正好差不多到这儿就可以了,正好今年是2022,我顺便定在这儿。经常有人干这种事情,所以这也没有什么特别含义,就像之前的7000万也是。”

此外,他表示,“定理1的2022变小肯定是可以的,但是L函数导数在s=1附近的阶,目前只有平凡估计。比如说 L′(s,χ)≪(log⁡D)2L'(s,\chi)\ll(\log D)^2 ,这个二次方目前没有办法改进,只能用这个平凡的界。不过这个对我们整个论证过程来讲,影响不是太大。”

“我做的大部分都是技术性的。为什么非要这么取?换一种方法取可不可以?也是完全可能的。但是你做的时候就知道只能取一个,而且希望能取一个相对简单、清楚的,至于目前的取法是否是最简单、最清楚的我也不敢说。”

关于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问题,张益唐表示,上世纪末就开始想了。他没有想过放弃,这些年相关的思考断断续续。2007年,他发过一篇关于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的论文,当时是有可能继续做下去的,但是后来遇到了一个情况,就是孪生素数的问题一下变得热门了,所以2010年到2013年去做孪生素数去了,就做出来一个7000万的结果

他说,后来想想,觉得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问题还得做,所以就又回到这个问题上。他一般是几个问题同时在想,一段时间注重这个,一段时间注重那个,都是比较大的问题。

11月8日上午,张益唐教授面向北大师生和社会公众进行关于朗道-西格尔零点猜想的演讲

张益唐表示,他的最新论文公开后,11月8日上午给北大做了一场线上远程讲座。他在北大读研时的导师潘承彪评价:今天听了益唐讲的想法很清楚,这是一个重要的筛法新思想,有很大发展潜力,可实现起来很难。他当即回复:听了潘老师的肯定,比听一万个人的赞扬更有价值。

张益唐1955年2月出生在上海,祖籍浙江平湖;系北京大学1978级校友,曾师从潘承彪教授攻读硕士学位。

张益唐其坎坷的人生经历和突出的数学成就,被称为传奇数学家。他30岁出国留学,但发表重要论文时已近60岁。

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发布的信息显示,张益唐2013年发表论文,在孪生素数猜想的研究中取得里程牌式的突破进展,受邀在2014年首尔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特邀报告;获罗夫·肖克奖-数学奖、弗兰克·奈尔森·科尔数论奖、麦克阿瑟天才奖等诸多奖项。

“我夫人觉得我浪漫的时候不多”

张益唐在上述回答中称,我夫人觉得我浪漫的时候不多,就连去维也纳听音乐会都要跑到维也纳大学,去找哥德尔的雕像,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直到碰到一个刚下班的教授,告诉我们这里没有哥德尔的雕像才走。

2022年10月,张益唐在美国普林斯顿探访数学家哥德尔的墓地 图片来源 知乎@张益康

他说,平时在家里,我夫人总是觉得我一个人不太说话,吃完饭自己在房间里一待,耳机一挂自己听音乐,玩自己的。她怕我这样慢慢会神经,还开玩笑说,我老了要是神经了,她可受罪了,还得给我推轮椅。所以她每天把菜切好让我回家以后学炒菜,不管炒成什么样也要炒。周末有时候也找几个做数学的同事来家里坐坐,喝酒聊天,但他们说我聊着聊着眼光不对,就走神了。夫人经常批评我这样不礼貌,说我这样将来就没有朋友了。

《人物》的报道曾提及,张益唐的夫人孙雅玲说,有时候张益唐会彻底沉浸到一种只有数学的状态里——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在长达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就会经常自言自语,“脑子就像走神一样”。“他根本就不能开车,什么也不能,就走路,低头走,边走边想。”有一次张益唐在大雪里边走边想问题,一不留神崴了脚。因为没有骨折,张益唐怕麻烦不愿意去医院,从此落下了跛脚的毛病。《纽约客》的记者问张益唐,数学家需要什么天赋?“专注。”他毫不犹豫地说。

11月5日,在山东大学副校长刘建亚教授主持的“传统与创新”为主题的学术沙龙上,孙雅玲提及,“说实在的,他钻研数学钻得有点‘神经’了,每天早上七点多天蒙蒙亮,拄着拐杖、背着书包就走了。晚上走回家就七点了。回到家,研究做不出来就一直嘟囔:‘零点、零点’。连我都知道零点了。我就想了个办法,每天晚上把菜准备好,让他回来炒菜,把注意力分散一点。”

此外,孙雅玲在上述沙龙中提及,疫情期间,学校开展线上授课,家里有电脑,但张益唐教授非要去学校,说没有黑板讲不了课,他非要用学校黑板讲。疫情期间他一直这么坚持。“我就开车送他到学校,上完课再自己拄着拐杖走回来。”“后来疫情稍缓,我拉着他去维也纳听音乐会,一到维也纳,他就去大学里找哥德尔的墓碑。后来,去普林斯顿,也是要去看冯诺伊曼的墓。开始没找到,后来通过朋友找到了,他高兴得不得了。”

爱音乐,爱杜甫的诗

“但是我很感谢她带我来听音乐会,因为我喜欢听交响乐,著名的古典音乐大师我都喜欢,首先是贝多芬,特别爱听他的第六交响曲。”

张益唐表示,他还喜欢勃拉姆斯,“其他的像柴可夫斯基,还有肖邦的钢琴曲我也特别喜欢,尤其是他的作品53号,降A大调波罗乃兹。”“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那时候的校园歌曲,苏小明就是我那时候的‘偶像’。我同学说我当年在北大宿舍里,谁提苏小明不好还跟人翻脸。”

张益唐说,九年前,我第一次访问普林斯顿,有人问我有哪一句诗能概括你当时的心情。我引用了杜甫五首咏怀古迹里的第一首的最后两句:“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今天还是这句。

他说,我也很喜欢中国的古典诗词,其中最欣赏杜甫的诗,比如“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还有“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杜甫有他自己的奔放,“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百读不厌,怎么品这个味道都觉得特别好。杜甫的诗太多了,“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还有下面两句我也特别喜欢,“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对仗对得非常好,而且很自然,流传了一千多年,让后人一个字一个字地去品它的味道。

张益唐说,几年前,有位导演想把我的故事拍成电影,就像纳什的《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我是不希望拍,毕竟网络已经把我说得够多了,我希望最好不要再给我干扰。”纳什是一个伟大的数学家,他在数学等好几个领域里都有独特的贡献,这部电影拍得非常好,中文翻译成“美丽心灵”,我遇到很多年轻的中国留学生,他们都看过。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