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思想周报|博索纳罗的失败和内塔尼亚胡的胜利意味着什么

足球比分 2022-11-12 18:06 40

摘要:博索纳罗的失败揭示民粹主义的局限据埃菲社11月1日报道,在巴西总统选举中落败的博索纳罗1日终于公开发声,但并未提及卢拉的胜选,只强调自己将继续“忠于宪法”。11...

博索纳罗的失败揭示民粹主义的局限

据埃菲社11月1日报道,八婺杯篮球赛2019(金华八婺杯篮球赛2020)巴西总统选举中落败的博索纳罗1日终于公开发声,但并未提及卢拉的胜选,只强调自己将继续“忠于宪法”。

11月4日,《大西洋月刊》特约撰稿人雅沙·蒙克(Yascha Mounk)在该刊网站刊文认为,博索纳罗的失败揭示了民粹主义的局限性,但现在就宣布彻底战胜煽动者还为之过早。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1日,巴西巴西利亚,前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在总统决选中被卢拉·达席尔瓦击败两天后,抵达阿尔沃拉达宫参加新闻发布会。

蒙克观察到,在博索纳罗与卢拉充满悬念的决战来临之前,巴西政治分析人士不断回到两个大问题,第一个问题很简单:“谁会赢?”第二个则带有不祥的意味:“若现任总统败选,他是否会下台?”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在10月30日深夜揭晓,卢拉以51%对49%的得票率击败了博索纳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第二个问题上。在博索纳罗执政期间,他赋予军队更多的政治角色、歌颂1964年至1985年巴西的军事独裁统治、任命将军担任政府高级职位。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抨击了这个国家的投票系统,声称其被操纵。种种迹象似乎表明,他可能效仿唐纳德·特朗普,在输掉选举后仍试图继续掌权。

卢拉发表了胜选演说,博尔索纳罗保持沉默。最高法院要求他承认选举结果,博尔索纳罗保持沉默。他自己的一些盟友承认失败,博尔索纳罗保持沉默。悬念终于在周二(11月1日)下午落下,博索纳罗神情沮丧地出现在位于首都巴西利亚的官邸。在助手的陪同下,他向媒体宣读了一份简短的声明:“我一直被贴上反民主的标签,但与指控我的人不同,我一直遵守规则。”“作为总统和公民,我将继续遵守我们的宪法。”这位平日里渴望关注的总统不到两分钟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尽管博索纳罗没有承认失败或祝贺卢拉,但他的意思是明确的。与特朗普不同,他并不会试图继续掌权,他的幕僚长也很快证实这一点:“博索纳罗总统已授权我……启动过渡进程。”

交接过程仍充满变数。博索纳罗最坚定的支持者继续抗议选举结果,一些人甚至呼吁军方进行干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教授菲利佩·坎潘特(Filipe Campante)认为,该国正在经历一个“低调、缓慢的1月6日(指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暴乱)”。但坎潘特同时强调,曾被多次提及的政变前景已经明显减弱。

博索纳罗大概率无法连任,民主主义者和煽动者之间旷日持久的斗争迎来了一个重要时刻。巴西的状况表明了,即便民主国家选出极度反民主的领导人,它也拥有足够的弹性来阻止他们夺取政权,这给维护民主制度的人们带来鼓舞。但同时,巴西也表明,来自威权民粹主义者的威胁仍将持续,博索纳罗仍然赢得了近一半的选民支持,或许有一天将卷土重来。

蒙克认为,民粹主义领导人在过去十年抬头,目前尚不清楚这种趋势会持续多久。一些评论人士认为,民粹主义政府将很快因自身矛盾而崩溃,而另一些则认为,过往的经验表明,这些政府可能很持久。拜登击败特朗普、卢拉击败博索纳罗佐证了前一种观点。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的失败揭示了为什么民粹主义难以维持其人气并赢得连任。当民粹主义者首次以反对派的面目登场之时,他们将自身不曾身居庙堂的记录与彻底打破现状的承诺结合起来,这让他们能够攻击政治制度的缺陷和虚伪——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因此,他们将自身定位为讲真话的人,“把尸位素餐的人赶出去”,让他们来真正为普通公民服务——例如,提高居民生活水平。 

民粹主义者缺乏主流机构和政治运动的支持,反而证明了他们的诚实,他们也因此获益,特朗普的崛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民调一直显示,他在2015年和2016年针对女性和移民发表的言论令人发指,遭到大多数美国人的反对。但这些侮辱性的言行遭到了那些本就极不受欢迎的政客的谴责,反而表明了特朗普甘愿与政治建制派决裂。

而当民粹主义者当选之后,他们开始失去这种局外人的角色,其优势也逐渐消失。民粹主义者在上台之前往往作出过度的承诺,一旦进入政府,却发现不可能履行承诺。由于缺乏经验,许多民粹主义者犯下一些本可以避免的错误,从而削弱自己的地位。他们因基本能力缺乏、经济管理不善、无力应对大流行等紧急情况而苦苦挣扎。

民粹主义者声称自己代表人民的真实声音,一旦掌权却通常采取引发政治短路的民主控制。然而其竞选活动是如此两极分化,以至于将国家一分为二,同时也动员了其对立方,尤其是权力在地理上分散的大国,如巴西和美国,反对派通常保留关键的手段,如在议会的强势代表或对一些城市和州的控制,以减缓权力的集中。

这些因素都能拿来解释博索纳罗的失败:他承诺的快速经济增长从未实现,他对大流行的处理是一场致命的灾难,他从未成功赢得对巴西国会的持续控制。在许多选民的眼中法国劳动法改革,他是由这些失败定义的,而且他还没有积累足够的权力来反抗选民的意愿。

尽管特朗普和博索纳罗败选,但蒙克仍然发出警告,民粹主义者的对手宣布胜利还为时过早,且不明智。

2021年1月拜登就职时,许多观察人士判断,特朗普终于失去了对这个国家的控制,或许还失去了对其所在政党的控制。才过去不到两年,这些预测看起来很幼稚。拜登的胜利是显而易见的,但很难说是压倒性的,现阶段他的支持率仍接近第一个任期总统的历史最低水平。与此同时,特朗普保留了一个热情的粉丝群体,并成功清除了共和党内的批评者。尽管他还没有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但重返白宫并非不可想象。

博尔索纳罗可能具有同样的韧性。他和卢拉之间的差距仅略超200万票。巴西比美国更不平等,甚至可以说比美国更加两极分化,这些分歧让博索纳罗很容易继续煽动选民的不满情绪。尽管卢拉的东山再起依赖于广泛的联盟,但他作为一个骄傲的左翼分子上台,将招致近一半巴西人的激烈并且可能是持久的敌意。

与特朗普一样,博索纳罗很可能会保留相当一部分选民的热烈支持,使他能够伺机而动,抓住下一个政治机会。如果卢拉出现重大失误,或者巴西遭遇了一些不受新总统控制的不幸事件,博索纳罗可能会通过指责政府恢复势头。卢拉犯错的机会有很多:全经济衰退即将到来,巴西腐败现象严重,他的一些极端盟友将试图推动他推行不受欢迎的政策。

蒙克写道,对于巴西大选的结果意味着什么,存在两种相互矛盾的说法。一些人认为,博索纳罗的失败表明民粹主义浪潮终于度过了顶峰。另一些人则认为,5800万巴西人投票给博索纳罗,表明民主仍像以往一样陷入困境。但这两种解释并没有表面上那样不可调和。 

当威权民粹主义者掌权时,通常会对民主制度造成很大破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一定会获胜。通常情况下,他们最终会失去对权力的掌控。

相反,当威权民粹主义者失去权力时,民主面临的最严重威胁通常会消退几年,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已经结束了。专制的民粹主义者可以站在反对派位置上保留塑造政治体系的能力——甚至上演看似不可能的反击,就像内塔尼亚胡刚刚在以色列所做的那样。 

所有迹象都表明,在未来几十年里,民主主义的胜利复兴和民粹主义的最终落败都不太可能发生。相反,特朗普和博索纳罗等威权民粹主义者仍将是政治版图的主要组成部分。与民粹主义的斗争不是一个暂时的现象,也不会以民主和法西斯主义终极对决的形式一劳永逸地解决,这是世界上那些陷入困境但又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正在进入的新常态。

三年内第五次大选:内塔尼亚胡将重新出任以色列总理

在现任看守总理拉皮德(Yair Lapid)对内塔尼亚胡发去祝贺后,最新一轮以色列全国大选结果也随之明了:前总理内塔尼亚胡和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又重新回到了统治地位。准确来讲,内塔尼亚胡和他所在的利库德集团拿下了120个议席之中的32个,而与利库德集团结盟的宗教锡安主义者党(Religious Zionism party)则赢下了14个议席,加上其他盟友的席次,整个右翼集团最终获得了占据多数的64席。拉皮德和他的中左翼盟友们则只拿下了51个席次,这也意味着去年因反对内塔尼亚胡继续执政而组成的轮换政府将随之告终。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2日,耶路撒冷,以色列前总理、利库德集团领导人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和他的妻子Sara在利库德集团总部,在以色列议会选举的第一次出口民调结果出来后庆祝。

今年这轮选举是以色列过去三年多时间里举行的第五次全国大选。在2019年4月和9月,以色列连续两次选举都无法敲定新政府的组成,虽然领导利库德集团的时任总理内塔尼亚胡与主要反对派领导人甘茨(Benny Gantz)之间一度达成联合政府的共识,但内塔尼亚胡本人身背贪腐指控,加上利库德集团对于极右翼锡安主义政治势力的倚重,使得甘茨放弃了联合政府的计划。到了2020年3月,以色列又迎来新一次选举,甘茨领导的政党蓝与白本已赢得组阁权力,但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他最终选择与内塔尼亚胡妥协,由后者续任总理,甘茨本人则成为副总理与国防大臣。当时,双方的协议是组成与贝内特-拉皮德类似的轮换政府:在内塔尼亚胡掌权两年后,甘茨将轮换他出任新一任总理。但蓝与白和利库德集团之间的政治矛盾并未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得到解决,脆弱的联合政府也于2020年底宣告终结。

2021年3月,以色列又迎来新一轮议会选举,而这次甘茨不再是主角,反倒是从利库德集团出走并组建新右翼党(后吸收其他右翼势力形成“右倾”党派)的贝内特(Naftali Bennett)与未来党首领拉皮德达成协议,以一个跨接八个党派的联盟达成组建新政府的门槛。贝内特与拉皮德之间约定,由前者率先担任总理至2023年,随后总理宝座将交由拉皮德,延续这个八党执政联盟。但就像内塔尼亚胡与甘茨的协议一样,贝内特与拉皮德的这项轮换政府约定并未能如期实现——6月底,贝内特和拉皮德共同宣布,由于不可调解的分歧,他们将解散议会,并在11月1日举行新的全国大选;贝内特本人将不再寻求参选,而拉皮德则比预期的要更早接任总理,尽管只是为期四个月的看守政府首脑。

尽管拉皮德试图借助短暂的四个月任期来尽可能让自己继续留在总理宝座上,但最终的选举结果却让他失望:笑到最后的是被八党联盟扳倒的内塔尼亚胡和他的利库德集团。这将是内塔尼亚胡在1996–1999年及2009-2021年之后,再一次成为以色列掌权者。目前,他有28天的时间来组成新政府,且与2019年那两次选举不同的是,现在的利库德集团及友党之间的政治联盟要更加牢靠,意味着内塔尼亚胡重返执政已是板上钉钉。此前他的政治生涯一度风雨飘摇,除了腐败罪名的指控之外,原先的盟友也先后抛弃他,典型的例子正是贝内特。在此前四场大选之中,让内塔尼亚胡下台也成为了让反对派们得以集结的一个主要诉求,但却也一早就为八党联盟的溃散埋下伏笔——贝内特本人实际上如同内塔尼亚胡一般属于右翼甚至极右翼犹太民族主义者,而拉皮德的未来党更多是一个中间路线政党。

不过如果单纯以左右来区分以色列的政治光谱,或许也会带来一定的认知误区。实际上,近年来以色列的犹太民族主义情绪不断上扬,所造成的最为直接的后果就是该国境内的阿拉伯裔公民权益的不断受损,尤其是以《犹太民族国家法案》为代表的一系列以立法名义公然压迫少数族裔的举措,以及更为直接且触目惊心的隔离墙设施,更是让阿拉伯人成为名副其实的次等公民。相应地,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的态度也更加强硬。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以色列政府轮替对于巴勒斯坦人来说无非是换了个新的“狱警”,只是无论从何种角度看,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的大胜,对于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公民和巴勒斯坦人来讲,结果只会更糟糕。

除去本身就力推《犹太民族国家法案》、主张强硬对待阿拉伯人的内塔尼亚胡,此番利库德集团的一大友党宗教锡安主义者党更是值得警惕的极端民族主义势力。该党的领导人之一本-吉维尔本身就是一个以极端犹太民族主义政策主张而著称的政治人物。在内塔尼亚胡失势而力图笼络更多政治盟友以重返执政的过程中,本-吉维尔(Ben-Gvir)和他的政党很快抓住机遇,成为今年这场选举之中的关键因素。他们在选举中的“亮眼”表现使得内塔尼亚胡得以获得组阁机会,本-吉维尔或许也将借此机会加入本届政府。

1976年出生的本-吉维尔有着一份血腥且恐怖的履历——尽管像内塔尼亚胡和沙龙等以色列政治名人都有着军方背景以及战争经历,但像本-吉维尔这样在军队体系之外却又崇拜恐怖分子的政客还是相当罕见。本-吉维尔的偶像巴鲁克·戈尔茨坦(Baruch Goldstein)曾于1994年在希伯伦杀害了29名巴勒斯坦穆斯林;而年仅19岁的本-吉维尔甚至曾在前总理拉宾逝世前公然威胁要除掉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讽刺的是,崇拜极端民族主义者的本-吉维尔本人职业却是一名律师,而不出所料的是,他本人积极为以色列极端民族主义者们辩护。在参与政党政治之后,本-吉维尔也屡屡“出言不逊”:他曾在2019年公然宣称要驱逐不忠于以色列的阿拉伯居民。除了鲜明的民族主义立场之外,有着浓厚教派底色的宗教锡安主义者党也反对予以性少数群体的合法权益。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该党的主要人物得以参与到新一届内阁之中,以色列或将对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居住区采取更加强硬乃至常规化的军事措施,尤其考虑到类似的针对性行动和民族仇恨在内塔尼亚胡在野期间也并没有得到有效抑制。更为值得警惕的或许是内塔尼亚胡在此次选举之中表现出的稳固的基本,以及宗教锡安主义者党在以色列的犹太青年之间的受欢迎度。在此之前,针对巴勒斯坦乃至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公民的压迫,也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另一方面,今年8月份,也就是拉皮德看守政府期间,以色列曾对加沙地区实施空袭,造成10人伤亡。整个8月份,以色列发动的为期三天的打击行动最终导致了51名巴勒斯坦人的死亡。而在新一轮选举结果刚出炉之后,11月4日,来自加沙的四枚火箭弹促使以色列展开对当地的报复性空袭,延续了巴以自8月份以来的紧张态势。在一个政治气氛愈发极化的年代,几乎从未停歇过的巴以冲突很有可能将以一种更加难以受控的情势出现在国际视野中。

参考资料:

1 Far-Right Party Will Push Anti-Arab Agenda in New Israeli Government: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2/11/02/israel-government-election-far-right-anti-arab-netanyahu/

2 Netanyahu and far right allies win Israeli election: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2/11/3/netanyahu-and-far-right-declared-winners-in-israeli-elections

3 Yair Lapid takes over as Israel’s 14th prime minister: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yair-lapid-takes-over-as-israels-14th-prime-minister/

4 For Palestinians, Netanyahu’s victory is merely a changing of the prison guard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2/nov/03/palestinians-netanyahu-victory-israel-election-results

5 Far-right Ben-Gvir emerges as key player in Israel elections: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2/11/1/far-right-ben-gvir-emerge-as-key-player-in-israel-election

6 Israeli fighter jets hit Gaza after reports of rocket fire: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2/11/4/israeli-fighter-jets-hit-gaza-in-response-to-rockets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