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导览!带你看懂上海百年天后宫究竟有多美

足球比分 2022-11-12 18:01 10

摘要:天后宫,上海苏州河畔具有代表性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此前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淡出太久。很多年轻一辈和新上海人甚至可能不知道,建于1884年的天后宫是典型的江南古建筑,...

天后宫,广州海珠区调整部分区域疫情防控措施: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上海苏州河畔具有代表性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此前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淡出太久。很多年轻一辈和新上海人甚至可能不知道,建于1884年的天后宫是典型的江南古建筑,同时也是上海历史上规模最大、形制最全、规格最高的妈祖庙,是上海民间风俗、社会、文化、生活的见证和城市发展的重要地标。

2022年秋天,这座历经百年风霜的古迹在苏河湾绿地重新亮相,也即将对公众全面开放。它的“新”貌有哪些精彩看点,以及在过往的修缮与保护中又有哪些细节,今日热点-私家地理特邀天后宫修复项目总建筑师、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曹永康教授,由他做专家导览,为公众解析天后宫游览的门道和迷人看点。

跟随曹永康教授的讲解与导览,一起来看看天后宫复建后的样貌。 视频制作:今日热点记者 李思洁(03:55)天后宫往事

上海地处江南吴地,自古以来民间信仰丰富。宋元以来,随着经济中心向南迁移,江南成为全国人口密集宣化区新闻的地区。《上海城市民间信仰历史地理研究》一文分析,明清以来,上海地区的民间信仰除了佛道两教,还有本地原始崇拜演化而来的神祇,如城隍、火神等,以及本地经济、文化、社会发展而新兴的行业神,如黄道婆。另外,还有一些因外来人口在沪经商、生活而带来的信仰神,比如天后信仰,早在上海开埠之前就已经由福建人带入。

上海天后宫最早可追溯至南宋,曾多次被毁坏又重建。1879年,清末外交家、曾任直隶总督的左都御史崇厚奉命出使俄国,奏请“于上海地方重建天后宫,并建出使大臣公所”,前者庇佑出海平安,后者作码头下榻接待处。

出使大臣崇厚奏请于上海地方重建天后宫及出使行辕

之后经总理衙门与两江总督的批准,便在如今的河南路桥北堍处兴建出使行辕,同时高规格重建上海天后宫。1884年,二者相继竣工。

1880年代建成之初的天后宫

初建成的天后宫占地4亩,呈中轴对称的格局,由南向北进入,内部分别有头门戏楼、看楼、钟亭、鼓亭、大殿、寝宫楼,院中置有香炉。1896年,李鸿章出使美诸国以及之后的五大臣出洋,也都在出发前先驻留出使行辕,并在天后宫上香祈求平安。

1900-1915 天后宫

1938年修复后的天后宫,河南北路墙面老照片

20世纪初,天后宫建筑群被多方占用,曾为租界华人聚会、学校和难民所等。据“静安文旅”资料,新中国诞生后,天后宫已无香火,戏台、看楼变为居民楼。1978年,河南北路拓宽,天后宫面阔三间的歇山单檐式楠木殿被拆卸,按原样迁至松江方塔园东北隅,两只石狮子移到豫园门前。

2006年,为配合地铁建设,残余的天后宫建筑被拆除,其中仅存的大门、戏台、西看楼被实行了落架保护,木构件则被保留下来,部门委托专家进行测绘、打包、存放、拍照记录等工作。2016年,天后宫启动修复前期工作,初步确定修复工程内容为门楼、戏台和东、西看楼。5年后,天后宫正式进入文物保护工程施工。

结构落架场景  上海交大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图

原样修复,回到“原生之貌”

曹永康教授站在如今位于三泰路的天后宫正门口,从它的选址娓娓道来。

对照《老上海百业指南》上天后宫的原址(河南北路近北苏州路),现在的天后宫也临近苏河河滨。

修复位置与右侧天后宫原址对照 示意图

曹教授解释说,修复的选址在当时进行落架时,就有过很多方案。由于地铁和道路建设,原址修复不太可能。曾考虑过建在闸北公园,但各方综合下来,达成一个共识,强烈希望它能重返苏河边,回到它的原生地块。他说:“这样一个重要的文物,肯定要向公众开放,很自然就要纳入整个地块的规划。放在苏河湾这片绿地,(天后宫)公共属性就凸显出来,大家逛绿地就能看到它。”

天后宫正门是照原样修复,尽可能还原了所有历史信息。首先它的平面呈“八”字型,围合出内向型广场,呈现古代官式建筑的特征。大门立面大面积采用砖细,用青灰色的方砖呈45度菱形铺砌,用不同的砌筑再加上砖雕,形成了庄重肃穆的感觉。

修复后的天后宫南门,平面呈“八”字型,展示古代官式建筑的特征。今日热点记者朱喆 图

屋檐从上往下看,分别有小出檐、仿木结构的斗拱,再往下则饰一排砖雕面、檐下砖线脚。“(采用小出檐式),是因为这个砖雕面,不需要大的出檐来保护,雨水打在(砖雕面)上面完全没有问题。斗拱非常漂亮,檐口下的砖雕其实是有故事的,上面的树木、花草、动物,连续拼成生动的画面,就像风景画一样。”曹教授解析道。

屋檐从上往下看,分别有小出檐、仿木结构的斗拱,再往下则饰一排砖雕面、檐下砖线脚。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仔细对照历史照片,修复后的天后宫的竖匾也有砖雕,门洞的发券虽少了砖雕纹饰,但用砖细形成了立面的和谐统一。

天后宫南门(左)历史图 与修缮后的南门 (右)今日热点记者朱喆 图

正门另一大吸睛之处在于东西两侧的圆形高浮雕,主题为“双龙戏珠”,曹教授特别指出,“落架时我们发现东侧浮雕已经丢失,只能重新做,西侧也有一些损毁,但现在(修缮后)3/4都是原件”。

落架时的西侧浮雕(上)上海交大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图  修复后的“双龙戏珠”浮雕 (下)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进了宫内,从里面看,整个空间是七开间的规模,两头与东西看楼接连,和正门外一样保有秩序井然、凝重的气氛。

楼层的高度和楼里的戏台紧密相关,为了观众看戏,从视觉和体感舒适度上,形成了现在的惬意的高度。经两侧楼梯上楼,就到了戏台的后台。两层楼的空间设计既实现了与大门的连接,也形成了通往戏台的过渡,足见古人对空间布局拿捏得恰如其分。

天后宫一楼内景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曹教授感慨:“2006年接到落架任务的时间非常紧迫,我们做了抢救性的测绘,就是一边‘拆’,一边测绘,当时拍摄照片和影像,画了图稿,所以很多信息没有完整记录下来,这也给我们后续工作提出挑战,如何尽可能地用现有信息进行重建。”

在前期媒体报道中,曹教授提及重要的砖、石、瓦构件有一千六百余件。“砖构件基本维持现状,回归原位。木构件容易受潮,检测下来就是含水率稍微偏高一点,有30%的木构件有明显的残损,可能不是在保存时间里朽坏,而是这一百年以来,本身就已经有些坏了,在残损的地方,用传统的镶补的办法,砖雕在落架之前就约有40%丢失,在落架之前就不存在了的,这些需要补配,重新进窑去烧。”

工作人员对落架构件进行登记、测绘及检测  上海交大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图

这些修缮的技艺和用心也都能在建筑内外细节上有所体现,新旧对接,融成新生。

望柱有明显的修复痕迹,也是文物保护可视化的体现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戏台藻井,传声,亦传神 

到了二楼,人们肯定会迫切地想要去看戏台,但其实站在大厅,先抬头望下屋顶,其实也很有意思。

顶部两侧坡面并不是传统的对称结构,南北举架数量不同,分别为3椽架和2椽架,少一架就是因为要连接戏台。

二楼内景,顶部南北举架数量不同,分别为3椽架和2椽架,少一架就是因为要连接戏台。 今日热点记者朱喆 图

天后宫戏台螺旋形藻井是全建筑中最精美传神、建筑价值最高的部分,也是此次修缮过程中难度最大的工程之一。据资料显示,藻井由底架、斗枋、插拱、凤头昂、遮轩板、封栱板、上云头、井盖板等700余个木构件组成。

藻井放样 上海交大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图

曹教授指着这个鬼斧神工般的穹隆结构说:“这些流畅的线条其实是用一块一块木头榫卯搭建出来,是非常精细的木作。它不仅体现了美学,更有声学设计。演员在台上表演,声音经过这个穹隆,形成了自然扩音,让很多人能听到。”

修缮后的藻井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藻井的大部分构件都在当年落架时保存了下来,但由于它结构特殊、造型复杂,修复难度极大,为此,修复团队先后完成了调查、复核、研究、三维模拟、试拼装等前期工作。“我们做了仔细的图纸,根据老图纸,摸清了藻井各个部件之间的逻辑关系。在实验室,工程师、工匠们将模拟件在地面上预先拼搭过,最后认为是可行的,才真正动手拼接原件”,曹教授补充说,“参与这项修复的是‘香山帮’匠人。这之中还有一层传承关系。百年前,天后宫建造就是由苏州古建筑木作的卓越代表‘香山帮’操刀,年过半百的匠人们经验丰富,技艺精湛。他们是古建筑修缮事业中一股坚实、珍贵、不可或缺的力量”。

戏台除了整体结构令人震撼,细节之处也引人入胜。比如雕花板上精巧的雕花,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些板上留有斑驳的金箔。

藻井中心雕龙图案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藻井四周祥兽木雕 今日热点记者朱喆 图

曹教授解释说:“原来这些(雕花)应该都有金箔贴面。但随着时间流逝,金箔不同程度脱落,修复工程时,各方有过讨论,究竟要不要恢复。后来综合研判,我们觉得重新贴回金箔会一定程度牺牲了它的历史感,就呈现了它们原来的样貌。”

部分雕花仍有金箔贴面残迹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站在戏台中央,人们会发现四周围栏的高度不高,甚至可以说有些“危险”。这也是为了让人们可以从东西看楼看表演有关。曹教授打开了东看楼的一扇窗户,指出了一个绝佳的欣赏天后宫的角度。从东向西,从南向北,天后宫及周围环境,古今建筑形式、色彩、材质的对照,让人颇有时空穿越之感。

夜幕下,东看楼窗外景象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另外,两侧看楼深处有门连接两排伸出的阳台,古人也可以站在阳台上看戏。曹教授解释说:“其实,(围栏高低、看楼)也是观众和演员情感的连接所在,都是让人们更好地看到演员的身姿、神态,坐在看楼里还能喝茶、休憩。古人生活的风雅,也体现在此。”

东看楼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从戏台回到空旷的广场,他不禁感叹,历经六年不间断的修复,还经过疫情,天后宫终于重回苏州河,回到人们的视线。这背后凝聚了社会各方力量,在完成了“硬件”的修复后,他也期待天后宫续写它作为公共艺术、文化的历史文脉,成为新时代具有文化地标性质的、带有文旅综合应用功能的公共场所。

修缮后的天后宫即将正式对外开放 今日热点记者李思洁 图

曹永康教授还透露,天后宫正在积极筹划对外正式开放,届时将有一场开幕大展,讲述上海天后宫的前世今生,许多珍贵的历史影像以及修复过程中的宝贵画面,都将一一呈现在世人面前。

参考资料:

1. 上海交大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天后宫的修复计划与开发利用︱上海电视台专访曹永康》

https://mp.weixin.qq.com/s/xxWlbVC3ry-0FlWqMieHOw

2. 静安文旅,《海派城市考古 | 天后宫:苏河湾百年近代史的传奇篇章》

https://mp.weixin.qq.com/s/DdfFFH2fawle3ZupCzMRIQ

3. 陈云霞,《上海城市民间信仰历史地理研究(1843-1948)》,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博士学位论文,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