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拯救亚马逊雨林:巴西大选与环境治理的未来

足球比分 2022-11-12 18:00 38

摘要:编者按:即将到来的巴西大选对于全球气候问题的未来有着重要意义。“地球之肺”亚马逊雨林有六成面积位于巴西,但在博索纳罗任期内关于亚马逊雨林的破坏已经引发了国内外的...

编者按:即将到来的巴西大选对于全气候问题的未来有着重要意义。“地球之肺”亚马逊雨林有六成面积位于巴西,淘宝直播的时候可以看之前的回放吗但在博索纳罗任期内关于亚马逊雨林的破坏已经引发了国内外的强烈不满。作为对比,另一位候选人卢拉做出了有力的承诺,表示自己将努力维护巴西的环境生态。但是,随着选举的深入,卢拉可能受制于强大的巴西农业部门,难以实践自己的环保承诺。另一方面,许多人也对选举的未来感到不安。无论如何,要消除博索纳罗在过去四年内对环境造成的伤害都绝非易事。本文原载于《新共和》,作者Kate Aronoff。中译略有删减。

当地时间2022年8月31日,巴西朗多尼亚州,韦柳港附近的亚马逊雨林被烧毁区域的鸟瞰图。

亚马逊雨林的60%面积位于“世界第十二大经济体和第六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巴西境内。亚马逊雨林也因其从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被称为“地球之肺”。即将到来的巴西大选有着极大的气候影响力:极右翼的现任者贾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和他的左翼挑战者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德·席尔瓦(Luis Inacio Lula de Silva)将展开新一轮角逐。

许多人希望卢拉(他的民调一直领先于博索纳罗)能在10月2日的第一轮选举中直接获胜。但最终卢拉获得了48%的选票,而博索纳罗在所有27个州的得票率超过了民调人员的预期,达到43%。尽管许多人仍然看好卢拉赢得10月30日的决选,但未来几周的局势将变得更加紧张:博索纳罗威胁称,将不承认卢拉的胜利。他的支持者在右翼各州和地方政府的鼓励下,组织起分散的“俱乐部”。

选举对于气候问题的影响是巨大的。自2018年博索纳罗首次上任以来,亚马逊雨林和将其视作家园的人们面对着持续威胁。由于农业和采矿业导致森林砍伐急剧增加,目前亚马逊雨林排放的二氧化碳可能比吸收的更多。2020年,巴西的排放量增长了9.5%。相较之下,大多数国家因疫情停产,导致该年的排放量大幅下降。巴西46%的排放量来自森林砍伐;在2022年上半年,巴西的森林砍伐量比2021年同期多出20%,且很可能在今年达到创纪录水平。

在第一轮选举结果公布后不久,卢拉赢得了在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三和第四的中间派政治家西蒙·特贝特(Simone Tebet)和西罗·戈麦斯(Ciro Gomes)的支持,两者都成为了卢拉的重要背书。如果特贝特和戈麦斯合计850万支持者中的一小部分能够支持卢拉,也足以让他在第二轮选举中轻松击败博索纳罗。但支持自有其代价,特贝特与巴西强大的农业部门有着长期联系。虽然左翼PSOL党的顾问佩德罗·沙贝尔(Pedro Charbel)对巴西选举进入第二轮并不意外,但他也担心第二轮选举可能会迫使卢拉缓和此前的选举承诺。目前卢拉在气候和环境方面所做出的承诺,要比他在任期内的表态强硬得多。沙贝尔表示,“在第一轮选举中获胜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如此一来,右派和大企业就没有空间向卢拉施压。然而,卢拉现在已经遭受了压力,必须在某些领域提出更加独立的方案。”

卢拉和劳工党(P.T.)与环保人士及原住民团体的关系不甚融洽。后者多年来一直在与劳工党支持的大型项目,以及在亚马逊和塞拉多地区对环境造成破坏的发展主义作斗争。卢拉选定的总统继任者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在帕拉州推动了贝卢蒙蒂(Bela Monte)水电站的建设,该项目在她的任期内成为了热点。尽管存在分歧,但鉴于博索纳罗对原住民和环境权利的公然漠视,以及他对巴西民主构成的威胁,大多数严厉的左翼批评者也早早地表达了对卢拉的支持。目前,他们希望确保卢拉于2023年1月1日以和平移交权力的方式上任。

生态主义者、社会学家萨布丽娜·费尔南德斯(Sabrina Fernandes)表示,卢拉现在谈论气候和环境的方式与他在上届任期内的态度有很大转变。来自国内左翼的压力和博索纳罗对环境宣战所引起的国际愤怒,导致卢拉更加公开地支持环境保护。尽管如此,重点依旧是关于可持续发展的愿景,这很可能与博索纳罗政府期间的经济顾问保罗·盖德斯(Paulo Guedes)等“芝加哥男孩”(对一群拉丁美洲经济学家的称呼,这些经济学家都在芝加哥大学受教育,在智利天主教大学中创立了经济学系)鼓吹的“绿色环保资本主义计划”一同继续下去。费尔南德斯认为,卢拉的大比分获胜将成为关键:“这表明民众对卢拉有强大的认同。如果差距足够大,就能扼杀一些关于卢拉窃取了选举胜果下半年最强冷空气,或黑客攻击选举的阴谋论。”尤其是在今年,参与选举意味着与巴西右翼在社交媒体上煽动的道德恐慌进行斗争。

许多人担心,如果卢拉政府在第二轮选举中与大型农业企业建立联系,可能会降低其在环境保护方面的优先级。作为农业州马托格罗索的前参议员,特贝特代表了“降低环保力度”所带来的潜在利益。但卢拉也必须考虑反补贴压力:大规模的、与贸易密切相关的跨国公司面临着来自外国买家和政府的压力:这些买家和政府为亚马逊雨林遭到破坏而感到愤怒,他们急于取悦有气候意识的消费者和投资者。巴西的部分农业企业一直渴望向世界展示更环保的形象,并与规模较小的、与博索纳罗一样漠视环保的牧场主划清界限——这些牧场主大多与非法焚烧和砍伐有关。

当地时间2021年3月10日,巴西圣保罗,前巴西总统在圣保罗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

然而,人类学家恰奥·蓬佩亚(Caio Pompeia)指出,这些区别并不那么明显。即使是农业部门中较为进步的派别也会与公开的反环保分子在农业思想研究所(IPA)等机构中闭门合作。尽管特贝特无条件地支持卢拉,但这也让她有机会竞选农业部长等备受瞩目的职位,这可能会使农业企业的某些部门在制定政府的气候计划时拥有更大的话语权。预计卢拉将设立一个处理气候问题的特别秘书处,也有传言称卢拉将设立新的原住民事务部。后一项提议受到了一些人的欢迎,但也引发了争议,因为倡导者担心该部门会将原住民问题与其他政策领域隔离开。

另一方面,巴西国会可能成为下届政府的主要障碍。博索纳罗的政党将成为国会两院中最大的政党,其在众议院的份额增加了30%。农业综合企业核心小组(Bancada Ruralista)56%的成员赢得了连任。据媒体“Monga Bay”报道,去年因参与协助非法伐木遭到调查,并在之后辞职的前环境部长里卡多·萨勒斯(Ricardo Salles)以高票赢得了下议院席位。特雷莎·克里斯蒂娜(Tereza Cristina)是议会农业阵线(FPA)的前负责人,她将在参议院代表南马托格罗索州的南部农业中心区。在她担任博索纳罗政府的农业部长期间,她解除了对1654种杀虫剂的监管,这为她赢得了“毒药缪斯”的绰号。现在,她有可能担任参议院主席。

不过,左派也在国会取得了进展。劳工党目前在众议院有68名成员,相较之前的56名有所增加。原住民领袖索尼娅·瓜哈拉(Sônia Guajajara)和塞利亚·夏克里亚巴(Célia Xakriabá)均当选为议员,他们与左翼的PSOL党一起竞选,该党在众议院的席位从8个增加到12个。2018年,乔妮娅·瓦皮萨纳(Joenia Wapixana)成为巴西国会第一位原住民女议员,但在今年失去席位。另一位PSOL党的候选人,代表圣保罗的吉列尔梅·保罗斯(Guilherme Boulos)获得了比全国任何其他候选人都多的选票。国会也将迎来第一批跨性别议员:PSOL党的埃里卡·希尔顿(Erika Hilton)和民主劳工党的杜达·萨拉伯特(Duda Salabert)。卢拉的前环境部长玛丽娜·德·席尔瓦(Marina de Silva)在任期内因减少森林砍伐而备受赞誉。她在第一轮选举前的几周内公开支持前老板卢拉,并当选为参议院议员。

然而,在受森林砍伐威胁最为严重的地区,结果就不那么令人鼓舞了。和其他环保主义者一样,席尔瓦是通过竞选圣保罗的席位获胜的,她的家乡在亚马逊地区之外。博索纳罗则在受森林砍伐影响最大的地区获胜。根据巴西环境保护研究所的数据,亚马逊10个环境恶化最严重的城市中有8个投票支持博索纳罗。这表明,要从根本上解决亚马逊森林的快速砍伐可能是棘手的。专家警告称,尽管卢拉承诺会在保护环境方面做得更好,但国际社会依然需要高度重视环境问题。与该地区原住民社区和环保人士合作的亚马逊观察组织巴西项目负责人克里斯蒂安·波雷尔(Christian Poirer)指出,“要消除博索纳罗造成的损害并不容易。土地掠夺、非法采矿和有组织犯罪之间日益密切的联系,可能会继续成为问题。要根除这些行为将需要更高水平的执法。”与卢拉政府结盟的政党将在众议院获得108个,即21%的席位。左翼PSOL党的顾问沙贝尔强调:“可以预期的是,无论卢拉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都不会容易。国会将成为一个挑战。”

和过去一样,如果卢拉获胜,他的立法议程将取决于与中右翼的中央党团的联盟。我们有理由相信,忠于国际农业企业的中右翼将愿意与卢拉政府在气候问题上合作。但是,卢拉政府将很难如同计划中那样,以激进的方式执行气候方面的立法行动。萨布丽娜·费尔南德斯表示,“卢拉计划相当不错,我们一直在争取实施该计划,我们想做到很多事情。卢拉在尽他所能,但他在国会不会得到全力支持。”

当然,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卢拉实现变革,也不必像以前那样依赖立法政治。在国际上,卢拉上台的可能性带来了拉美和更广泛的全球南方政府之间更大的合作前景,包括在气候方面。费尔南德斯说:“卢拉的获胜会像胶水一样把许多政府连接在一起。卢拉的声誉,以及他与上一届粉红浪潮的左翼政府的联系,使人们对新时代的进步派领导人之间产生凝聚力有了期望。”但是,考虑到权力的中心和谁将成为领导人等问题,这股粉红浪潮可能更分散一些。

卢拉和哥伦比亚总统古斯塔沃·佩特罗(Gustavo Petro)之间的关系特别引人关注,后者与副总统和环保人士弗朗西亚·马尔克斯(Francia Marquez)一起,阐述了一项围绕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议程。卢拉担任新总统后,南美洲国家联盟(UNASUR)这一非洲大陆左翼政府的联盟可能会恢复。这些关系也可能使左翼政府在南方共同市场(由六个拉美政府组成的集团)与盟之间的贸易协定谈判中占据有利地位。所有迹象表明,10月30日的选举是巴西民主的一个关键,也是解决全球气候问题的关键。巴西左翼联盟的任务并不容易。但是,即使卢拉获胜,要消除四年来的环境破坏所造成的损害也绝非易事。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