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热门专业的学生,“卷”不到保研机会

足球比分 2022-11-12 17:56 8

摘要:【编者按】近日,澎湃人物发布的《大学专业分流:绩点竞争下的另一群“高三生”》一文引发关注,后台涌进了数百条评论,由此,我们注意到专业分流中另一个群体——分流成功...

【编者按】

近日,秦洪看盘|主线清晰,蓄势后或重返强势格局澎湃人物发布的《大学专业分流:绩点竞争下的另一群“高三生”》一文引发关注,后台涌进了数百条评论,由此,我们注意到专业分流中另一个群体——分流成功的学生。

专业分流是大类招生的派生物。大类招生,即将若干相近学科专业组合招生,这一教育改革发源于20世纪80年代,其目的是为了解决专业口径过窄的问题,以提高人才的素质。经大类招生入学的学生,在第一或第二年接受通识教育,之后依据志愿,以及高考、大学学业、综合素质成绩等分数,通过分流进入到专业教育中去。

简而言之,分流的核心依据是考试绩点,大学生们在高考后,将面临命运的再次分野。

但分流并非终点,进入专业之后,学生们又投入到另一场更为激烈的保长津湖三个冰雕连仅两人生还研竞争。我们率先聚焦了那些未被分进热门专业的学生,而对一些成功进入热门专业的学生来说,因为专业里聚集了众多高分选手,那些绩点排名靠后的学生,很可能与保研机会失之交臂。这似乎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比赛

我们希望能追踪报道这一话题。这些学生的经历,让我们从另一面看见绩点竞争下大学生的处境。

以下是她们的口述。

口述人:林静芝 广东省某985高校 大二

“卷”进理想专业后无缘保研,我却确诊了焦虑症

我高中读的是培优班,大家都是成绩很好的那种,同学也都很会读书,但来了这所学校后,没想到都被专业分流整“破防”了。

2021年,我高考考到了640多分,进了广东省一所985高校的生物科学大类。当时,我对大类招生模式是比较了解的,因为我们高考前模拟填报过志愿,再加上各种学校的讲解、专家讲演会。其实,它不是很难理解,只有一句话,看成绩。

我只想读生物专业。我的分数比往届分数线高20分左右,我第一志愿填报这个学校,绝对能进这个大类。我还看了学校的专业分流政策,如果希望第一志愿录入目标学院,只要满足这两个情况其中一种,第一种是高考在大类排名前15%,并且大一绩点排名前50%;第二种是,大一绩点排名前15%。

我的高考成绩在大类排名前8%,当时就觉得有保障,大一绩点排名再差也掉不出50%,比较有底气。

从初中开始,我一直很喜欢生物。我们会学一些分子的基质,小小的基质扣起来,就可以让人或者动物那么大一个生命体各司其职,发挥作用,从一堆无机物变成有机物,再通过各种基质造成世界的多样性,觉得很奇妙。

我们大类一共7个学院,包括生物类、化学类、心理学、材料学、地理学类、环境科学与工程类。网上都说,“生化环材,四大天坑”,我想着生物专业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报。但是,大类群里聊天的时候,你会发现“大佬”个个都想上生物,可能因为学科评级最高,专业都是A或A+。

我当时很恐慌。而且,我们学校没有公布任何数据,表明有多少人想上这个学院,所以我们都在互相揣测,暗戳戳地打听。群里还有人发起问卷星,调查想去某个专业的人的比例,生科院的比例远超别的院。

我们大一不用选课,通识课程都是安排好的。我觉得大一的课程设置挺不好的,一上来,七个学院有各自的导论课。所谓的导论课,就是告诉你学院在全国的排名、师资、专业考研点、就业深造情况,有点像在推销自己的学院。

这个课的本意是想让我们对学院有一个了解,专业分流时挑你喜欢的学院。但实际上我们已经卷疯了,都知道只有绩点才能决定去哪个学院。听老师讲课的时候就觉得为什么讲这东西,只要告诉我怎么考试就好。这些导论课老师平时也都有自己的专业课,所以一门导论课有十几个老师上,每节课换一个老师,课上得很水,课后提问都找不着人。

大一的功课很忙。我有时候要熬夜做实验报告或者很难的作业,睡得比较晚,早的时候12点多一点,晚的时候2、3点。

其实,我没有学习的时候,都会有罪恶感。比如,周末没有在图书馆,而是在宿舍看小说,或者对着手机翻来覆去,好像什么也没干。我平时没有什么娱乐,不太喜欢打游戏,也不爱运动,充其量点个外卖,吃点好吃的。

特别是到期末考的时候,每天都非常紧张,因为十天连着考十门,一门得记1000多页课件,就算你上一科考完,你都不能难过,因为明天考下一门课。学校图书馆只开到晚上10点,大一期末周的时候,附近的麦当劳全是我们在通宵复习。

考试的时候,我很焦虑。我特别记得的是心理学导论的考试,考得还蛮专业的,我成绩算是比较好,但当时真要崩溃了,很多不知道怎么写,考场里,我在那一分一分算,我能不能考到34分。因为如果能拿34分,算我平时分满分,最终成绩刚好及格。

在考场里,我会坐到最后,其实是想着多“苟”(注:苟且努力)一会儿,说不定能够再写两个字,赚点同情分。

期末成绩是一科一科出来的,每门课的成绩出来,系统立马会跳出总绩点的排名。大一上学期最先出来的大学化学考得和屎一样,我排名倒数。后来,其他科的成绩出来,我看着排名一点点升上去,升到后来接近40%。

当时虽然觉得有点低,但是我们学校保研率在20%到30%左右,我想以后努力,说不定还有机会,只能下学期好好学了。

如果说大一下学期的学习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我意识到有时候学习要功利一点,有些课学分多,那就多上点心,有些课学分少,那没有必要在一个普通的作业上浪费功夫。

我们专业分流是先填志愿,再期末考,最后出分流结果。填志愿的时候,我也纠结过,绩点在我前面的人去生科院的比较多,如果你跟一群很厉害的人进了一个学院,保研率再高,也轮不到你。如果去别的学院,保研就会轻松很多。但我最后还是不忘初心,选了生物。

结果,下学期期末因为数学考得太烂,我排名接近50%,那几天我真的很害怕,很担心不能满足第一志愿分流的条件。我们学校的绩点排名是实时更新的,我想别突然哪里杀出来个课程成绩,给我一脚踹出去。

最后,我还是进了生科院。从大类调进院里,自动会有一个新的排名,我却垫底了,排名90%多,而保研率只有30%。

我初高中都是衡水式的,当时觉得大学应该差不多吧,但没有想到读得这么痛苦。

现在大二了,我的课比大一还要多,一周有30多节。因为大一主要上大类里的通识教育课程,所以现在得去补一些专业课程。

像我们生物就是一个建立在实验基础上的学科,应该进实验室搞科研,锻炼能力,这才是这个专业本身的意义,而不在于考试、绩点。但是大一一年都在卷专业分流,很像高四。以及,大一是参加大创(注: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很好的时候,根本都没时间,现在大二课又很多,好忙好忙。

我的大学比高中焦虑多了。高中的话,你今天犯懒了,作业不写,跟高考没有直接挂钩。但是大学平时作业不写,平时分就没有了。一挂科,保研就别想了,所以每天都在焦虑,每件事情都会牵扯到最后的绩点。

那时候遇到事情,我心跳非常快,后脑勺冒冷汗,头晕想吐,惊恐过度,我想总不会心脏出问题吧。今年9月,我憋不住了,就去看医生,确诊了焦虑症。开了药之后,好多了,希望之后不心慌了就好。

现在压力肯定还是有的,因为都大二了,大三下学期就准备考研了。目前我准备考研本校,考外校太难了。我还想读博,我们这种搞科研的学科,学历不到,都进不了科研的门槛。

但有一点好处就是,我已经知道保不上研,就不会太在意那几分了,那就高兴一点过嘛,特别是考研的两门专业课,看看能不能学到什么东西。

口述人:张明见 华中地区某985高校 大三

在热门专业“够”保研资格,“卷不赢,躺不平”

我最近学业压力确实有些大,因为周末有竞赛培训,还有课内知识的学习。回想起来,早上和别人聊专业分流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三句不离卷,很不想这样,但是有时候环境有点压抑,不自觉也会这样。

张明见的海底虚拟现实实验,她在为12月的竞赛做准备。

我们是学校实行大类招生的第一届。填志愿的时候,我比较随意,根据分数的排位,选择了现在的学校,华中地区的一所985高校。当时没有考虑分流的问题,也没有想好选什么专业,想着就先报大类吧,至少进去了可以看一下再选(笑),但没有想到后面的专业分流竞争这么激烈。

入学之后,学校一直没有公布分流政策,虽然校方不谈,但是学生肯定会去想,大家希望自己在分流中更有竞争力,就要多挣点分。

我进入的大类是工科试验班。当时,我一个初步的想法是选择计算机科学,也就是自动化专业,相对于传统工科,就业前景更好。

上课我还是比较认真的,一般会坐前几排,课后也会复习。我大一上学期期末的绩点在3.6多,本来我觉得这个成绩还行。但是下学期开学注册的时候,辅导员打开电脑给我们看绩点排名,跟我说,如果你还要保研的话,今年可能还要高个零点几,就是在3.7以上。我就觉得特别难过,高估自己了,所以就发奋图强。

很多人大一上学期就满绩点了,不夸张,他们真的是一直学,不学的时候可能就在卷竞赛或者科研,为了之后读研深造。

大一下学期是我最努力的一个学期,每天早上接近6点我就起床了,因为我们的课程很难,基本上上每节课之前,我都要预习下,把公式推一遍。有时候还会去B站提前看一些网课。老师讲完课之后,最好再把知识点回想一下,写到A4纸上。整理完之后,还要写各种作业。

直到大一下学期的期中,学校才公布专业分流政策,分流看的是大一一学年的绩点。我没有任何想法,就是整绩点。

大一下学期的期末考完,我的绩点达到了3.86,高了不少。但我还是不太满意,其实在别人看来这个绩点一点也不低,就是因为大家都很强,显得你低。

填完志愿就分流了,那段时间,我真的每天都挺难受的,都哭。当时,我的大类排名在140多,但是我想去的自动化专业只招70多人,我也知道自动化专业很火,我怕自己分不上,又怕自己分上,今后要往死里卷。

最后,我还是分进了最想去的自动化专业,我猜测前面很多人反向选择了,意识到这样太卷了,不能保研到好的学校。我的宿舍就有一个,绩点3.9多,她当时说不想太卷了,去了农业水利工程专业,“躺着都能保清华。”

分进自动化专业后,我的专业排名在28名,而往年这个专业的保研名额只有19个,如果按照这样排名,我已经没有保研机会了,果然担心不是多余的。

分流之后,专业之间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绩点高的同学在同一个专业,导致那几个专业保研非常内卷,但是有些专业就不是很卷,我们专业保研最后一名的成绩可以去那些专业当第一。

奖学金比人多的情况也会出现。因为学校奖学金给每个院的名额是固定的,有些专业只有两三个人,只要不挂科,躺着就能拿奖学金。

大二的时候,我的绩点排名25,往前挪了几名。我要是还想够一够保研资格的话,可能需要卷点别的东西。目前我在做的竞赛有两个,都是国家级的。我还联系了一个导师,跟着他做科研。问题是参与科研或者竞赛项目挺花时间的,可能没有那么快出成果。

现在我的情况就是,卷也卷不赢,躺也躺不平。

我不怕考研,大不了就是往死里学嘛,我就担心好一点的导师已经被保研的同学选走了,留下的导师没那么好,那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后果。

你问我现在后悔选这个专业吗?其实我挺矛盾的。从绩点竞争的角度来说,我看到排名,会觉得压抑,但是从专业本身的学习来说,我又觉得挺有意思的,比如说参加了竞赛,做小机器人或者调整代码参数让小车跑得更好,当做出来东西的时候,就会特别开心。但竞争有时候会消耗掉人的热情。

张明见在进行车削加工。

我是西安的,一直在本地上学。当时报外地的大学,就还是觉得要出去看一看,挺开心的。但是好像出去了,就想回去,反正现在觉得更累了。

进入大学后,我每天都在学,虽然学习的效率不高,但真的很害怕干别的事情。明年到这个时候,我可能就开心一点了,不管能不能保研,至少算尘埃落定了吧,不会像现在,心理和生理上有一种撕扯。

我很羡慕那些在网上骂封校的同学,因为他们有校外的生活,但我好像没有,我的娱乐活动也就是玩玩手机、聊聊天。哎,想起来就感觉生活好压抑啊。专业分流前,我和原来的室友经常去欢乐谷,他们比较爱玩,就带着我,还挺有意思的,现在基本没什么活动。

当时高考完,我填报志愿有点草率,大类招生确实给了我一个缓冲期,比盲选专业要好很多。但只要有选拔机制在,就会导致竞争。有利有弊吧。

实施专业分流之后,学生的绩点确实变高了。大一分流结束后,我们学院曾经发布一条新闻,提到说,学院学生绩点在3.7到4.0之间的人数较没实行分流之前的4个院的数据,增加了8%,而我们作为竞争力最强的专业,平均绩点一跃成为全校第一。

我们专业往届保研的最后一名绩点是3.8,我们这一届实行专业分流的肯定不止。我猜测,可能到时候裸保(注:无竞赛无科研,纯靠绩点)的绩点要在3.92以上。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太卷了,我们学校办了两年大类招生之后,开始对工科试验班进行改革,虽然还是大类招生的模式,但是规模缩小了,部分专业不以绩点分流,直接入学选专业。

回看我的上学生涯,成绩似乎占据了全部。有时候感觉,我们好像竞技场上的运动员。但是有时候我希望自己不只有成绩。

其实这是一种社会评价体系单一化的表现。我身边有些同学还是蛮清醒的,知道每个人都会有闪光点,我也慢慢开始接受,去挖掘自己身上比较好的地方,这样才会在成绩没有那么突出的情况下,仍然不觉得自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