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低年级大学生开始“卷”实习:成绩和工作经验哪个更重要?

足球比分 2022-11-12 17:55 7

摘要:金秋时节,2023届高校毕业生迎来了秋招季。求职应聘过程中,很多准毕业生发现,大部分招聘岗位除了对专业、学历有要求外,还要求求职者有相关岗位的技能经验、工作经验...

金秋时节,暂停合作?扣除支持费用?两家白酒巨头跟京东闹的是什么别扭2023届高校毕业生迎来了秋招季。求职应聘过程中,很多准毕业生发现,大部分招聘岗位除了对专业、学历有要求外,还要求求职者有相关岗位的技能经验、工作经验。

要求应届大学毕业生有工作经验,这似乎有点不太合理。不过,面对现实,被外界称为“整顿职场一代”的“00后”们,似乎无心去质疑这样的要求是否合理,而是一扭头,早早投入到了实习大潮中。

今日热点记者在近期采访调查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早在大一大二就开始尝试去各种行业、岗位实习了。

在某社交媒体上,记者搜索“大一大二实习”这一关键词后,显示了两万余条相关笔记,其中不乏有点赞收藏量过万的“热帖”。而在某电商平台内可以搜索到众多名称带有“实习”“实习内推”“保拿offer”等标签的商品,销量最高的店铺月销售量已达数百。

今日热点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检索“实习”“内推”后出来的结果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一些“00后”的大学生,不仅会在大一大二的寒暑假去寻找实习机会,甚至会学期中间“翘课”去参加实习。多名早早开始实习的大学生告诉今日热点,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给就业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他们提前感知到了来自考研、就业的竞争压力。有学生说,将实习提前至大一大二,可以为准备考研、保研预留充分时间,也可以为求职、为寻找适合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提供帮助,这是他们的一条重要的“破局之路”。也有学生表示,压力之下,大学生实习的内涵正在悄然改变:以前,实习是为了能更好地适应社会;现在,实习是一种提高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近日,来自不同高校不同专业的三名大学生,向今日热点记者讲述了他们从大一大二开始实习的故事经历,以及他们对未来发展的思考与计划。

大学生实习前移至大一大二

鹿云是一所211高校的大三学生,所学专业是新闻学。目前,他正在一家公司从事电商运营方面的实习中。

谈起实习,他说:“我可能是我们年级实习经历最丰富的学生了。实习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是我提升自身竞争力的重要抓手。”

早在进入大三之前,鹿云就拥有了三段实习经历和一段项目经历。

他大一时曾在地方电视台实习了三个月,随后在快消行业完成了一段市场营销项目实习。

大二时,他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完成了为期三个月的运营实习。通过这次实习,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兴趣,决定继续在互联网领域深耕。大二的暑假,他还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进行了实习。

同样今年在读大三的佳然和宁悦也早早就开始实习了。 

佳然是上海一所高校的法学生,曾经在一家国企的职能岗实习,大二暑假还在上海陆家嘴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过。

关于实习,佳然脑海里跳出的第一个关键词是“加速”——她真切感受到了周遭同学对于实习的热情。

“法学是一门重视实际应用的学科,仅仅通晓法哲学之类的大道理是不能当法官或律师的。学校会要求学生在大四进行实习,但现在来看,大家普遍将实习前提到了大二。”佳然说。

佳然告诉今日热点,往年学校都会利用校友资源,对接一些公检法部门、企业和律所,为学生们牵线搭桥,给学生提供一些实习机会。今年受疫情影响,学校提供的实习资源有限,但学生们找实习的热情丝毫没有消减。“今年疫情期间,就有很多同学着手准备线上远程实习了。”佳然介绍道。

佳然还记得,大学刚入学时,学长学姐们在传授经验时会说,成绩对法学生尤为重要,实习只是高年级学生要考虑的事情。因为只要成绩足够好,就很容易被好律师事务所录用。

“但在疫情冲击之下,行业动荡,据我所知,今年一些校招生遇到了律所和企业毁约,前辈的经验好像现在不灵验了。”佳然说,“尽管学校还是倡导我们大三大四去学习,但越来越多的同学选择了低年级就去寻找实习机会。”

佳然对“实习热”的感知不仅来自于身边人,更来自于社交媒体的渲染。

“现在一打开社交媒体平台,就能看到一大堆晒实习工牌和找实习攻略的帖子。好像只要在社交平台中晒出自己的工牌,再带上‘大一大二’、‘大公司’等关键词,就能赢得一堆流量。我相信大数据和算法的背后是社会心理的表现,当代大学生确实越来越希望在低年级就开始实习了。”佳然分析道。

今日热点记者在某社交媒体上检索“大一大二实习”出现的内容。

宁悦则是北京一所985高校的学生,所学专业是人力资源管理。她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做人力相关实习工作。大二下学期,她曾在一家国企当过三个月的人力资源实习生。

“我们专业可能有着管理类专业的通病,什么都学,但没有一个明确的指向性。此前有新闻报道,全国83所大学取消了公共管理专业,我们同学间还打趣说,感觉人力资源管理专业也没好到哪去。”宁悦说。

“人力资源管理要学的课程涉及面很广。作为管理学大类,我们要修不少数学课,还要修社会心理学相关的课程。”宁悦认为,“学得杂,但用武之地并不多。”

宁悦所学专业的课程培养方案中明确要求,本科生应该在四年中完成一段实习,并需要通过实习证明来获得对应的学分。

据宁悦介绍,在往年,大家都是大四课少时才出去学习,但近几年学校里低年级学生外出实习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她所在学校有些学商科学生为了积累实习经验,大一就开始实习了。

挤占学习时间、甚至翘课去实习

低年级大学生找实习机会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大学生找第一份实习工作是非常艰难的。特别是低年级本科生,没有经验,如果不依靠人脉,海投的话还会消耗掉很多精力。”宁悦说。

她解释,“当你向外投出近百份简历后,也就意味着你要密切关注近百份岗位的招聘动向,包括经历多场电话沟通、笔试、线上或线下的面试……我第一份实习就是自己海投找的。真的耗费了很多心血,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学业。”

宁悦说,找到实习工作之后,最让她感到头疼的事是如何合理分配实习与学业的时间占比。

“学生、尤其是低年级的学生,很难完全将学业放在一旁。实习之后,我只能利用晚上下班后的时间学习一会儿。但如果实习单位有突发情况的话,可能晚上九点还会派活过来。”宁悦坦言,这种情况下,一段难得的学习时间就会被打断,那种时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还提到,低年级找实习机会不易,因此很多同学会花很多精力去社交,希望从老师或学长学姐那里获取一些实习内推资源。

宁悦感慨,“好像大学生的本职工作已经不是学习了。或者说,仅仅会学习已经不是一个成功的大学生了。”

鹿云也感慨,现在不仅找工作“卷”,找实习机会也“卷”了起来。

“今年暑假,没有实习经验同学想凭自己找到一份满意的实习真的异常艰难。因为很多公司在招聘实习生时都会注明‘有过往实习经验者优先’。大公司的好岗位都被那些有经验的同学拿走了,没经验的同学有时候甚至连小公司实习机会都难找。”经历过暑期找实习机会的鹿云说。

鹿云庆幸自己所在高校与媒体有合作关系,他因此获得了去一家电视台实习的机会,并积累了第一段实习经历。

在丰富的实习经历中,有一件事让鹿云印象深刻。

从一家北京的公司实习结束时,鹿云需要为自己招一个“继任”。向外发出了招聘简章后,鹿云在短时间内就收到了几百份简历,其中不乏来自清华北大等名校的学生。

“很多同学学历很好,但之前没有过相关的实习经历,匹配度不高,所以并没有被招聘方相中。”鹿云不禁感叹,“现在实习变成了提升自己竞争力的重要手段。单单凭借文凭在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力越来越薄弱,大学生们被迫在低年级时就将实习提到一个重要位置。”

鹿云认为,很多公司都要求实习生每周坐班4到5个工作日,这对低年级本科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因此,他们必须在实习和学业中做出取舍。

“如果不追求保研和奖学金的话,平时成绩的高低没有太大影响。对于我来说,想在互联网领域求职,实习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学业。”鹿云表示,“我没法凭借我的学历进入互联网大厂,但我在实习中学到的业务能力可以成为‘敲门砖’。故而,我宁愿翘课,也要保证能在实习中学到东西。”

鹿云坦言,为了实习,他甚至翘掉了半个学期的课。

实习收获大小看运气

还在读大一大二的实习生们,会在具体的实习工作中遇到很多挑战。他们在实习中到底能收获多少,一定程度上要看运气。

宁悦在互联网大厂实习做人力工作——协助带教老师筛选简历,每天需要完成一定量的简历筛选工作。她说,她在学校会宽泛地学习劳动经济学、管理学原理等课程,但在人力工作的具体实践中,她并没有感觉到这些课程有多大用处。实习中,她的最大感受是,工作内容重复性高,每天都像在“拧螺丝钉”。

“在学校,学生在很大程度上只用对自己负责,即使‘摆烂’也不会伤及别人;但在工作中,大家是一个集体,你‘摸鱼’可能会连累整组人。在学校,学生有很大的自主权,可以自由选课、自行规划时间安排;但实习时,自己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切都要跟着业务来,很少能有自己给自己调整节奏的机会。”宁悦感慨,当实习生与当学生的这种不同,要适应起来还有点难。

实习时,宁悦每天筛选出来的简历要经上级审核,并形成一个筛选简历合格率的数值。每晚,宁悦的带教老师会在工作群里发出当天的合格率排序表,合格率高的实习生的名字会被写在前面,而合格率过低的实习生的姓名会被标红。

“另外,我所在的组负责的是公司一个新项目的人力工作,需要从社会上去招聘优秀人才来补充项目实力北大国际医院一名护士确诊,所以每天都要筛选大量的简历并进行电话邀约,工作压力很大。”宁悦说,“同时,带教老师负责项目管理层人员的招聘,更是每天都很忙,没空教我们太多东西。”

鹿云和佳然也感觉到,实习中,与带教老师互动时只能“接受”,很难真正“输出”,实习体验和收获受带教老师影响很大。

“有的带教老师仅仅是想让实习生帮忙干活,并不会主动教实习生太多东西;有的可能不会给实习生太多自由发挥的空间。”鹿云说,幸运的是,在数段实习经历之中,他有过一段体验很好、收获很大的实习经历。

“那是大二在互联网大厂的实习经历。我的带教老师很年轻,已小有成就,他对我严中有宽。”鹿云说,带教老师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也会给实习生施以一定的压力,但又张弛有度。

鹿云记得,刚去实习时参加小组周会,带教老师让他向大家解释PGC(专业生产内容)和UGC(用户生产内容)的区别。他当时回答得结结巴巴,不尽如人意。但带教老师没有批评他,而是详细解释了这两个概念,并表示这两个概念对运营工作很重要;有不会的地方很正常,但工作态度一定要积极,要有责任心。

“最幸运的是,我在这家互联网大厂实习时主要负责视频号栏目运营,我的业务组领导给了我视频号‘人文艺术’垂类所有运营权。”鹿云说,“对于运营来说,仅仅做一个执行者并不能很好地锻炼自身的能力,只有自行去策划活动和项目,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运营’。所以,我很感谢业务组领导对我的信任。”

“律所大老板和校长一样,平时不常有机会看到;业务组组长像年级部主任,出镜率不低但不怎么管具体事务,带教老师则和班主任差不多。”佳然则表示,“在我实习的律所里,我的带教领导人很亲和,也很认真,对我写的文书会逐字逐句地修改,给我提出很多意见,手把手地帮我提升。但我的业务组长和大老板就相对来说比较严肃,我没有什么能和他们交流的机会。”

佳然感慨:“实习生能为单位创造的价值有限,同时自己还希望通过实习学到更多东西,处在需要求着别人的劣势地位,因此遇事没法改变他人,只能改变自己。”

提高竞争力与试错成本最小化

探讨大学生提早开始实习现象时,鹿云分享了自己的观察和见解。

“我们老师经常在课上说,新闻学科是一门重视实践的科目,若要将课堂学习和实习的重要程度进行对比,那比值应该是一比一。”鹿云说,“但现在,天平已经显著地往实习这边倾斜了。为了以后找一个好工作,谋求更大的发展,我被迫更早的实习,只为积累经验,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鹿云认为,新闻行业的门槛不高,但想要做好却很拼能力。相较于媒体,他更想去互联网行业工作。“我们学校没有运营专业,也没有产品经理专业,这就意味着,单靠在学校学习是无法在未来胜任这些工作的。”鹿云感慨,“谁不想好好享受学生年代漫长而又自由的假期,等大三大四再实习呀?但是没有办法,现在找工作都讲究匹配度。互联网大厂的招聘非常看重过往经历,单纯靠校园经历,可能连简历关都过不掉。”

宁悦则谈到了大学生提早开始实习的另一重考虑。

“以前读研可能只是部分人的选择问题,但现在基本上是大家的‘标配’了。如果你打算保研,就必须在大学前三年有一段实习经历——为大四保研写申请材料增加谈资。准备考研的同学更需要在低年级就实习,因为考研‘备战’需要时间,不可能边实习边备考。而且,现在考研竞争压力大,万一考不上、要本科毕业就业的话,没有实习经历在秋招竞争中就会成‘炮灰’。”宁悦分析道。

宁悦准备考研,因此未雨绸缪,在大二就进行了实习。

宁悦慨叹,“竞争压力导致未来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谁都不敢将‘宝’全部押在一个筒子里。大家只能广撒网,多下注,在谋求出路时也在寻找更多退路。我想这也是当下大学生热衷于实习的一个重要原因。”

除此以外,当下大学生选择提早开始实习还有其他考量和目的——多给自己一个“试错机会”。

“虽然新闻学专业的就业面很广,但要是想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适合干什么,光靠上课听课绝对是不够的。”鹿云说。

“对新闻专业的学生来说,进各大官方媒体工作,可能是最对口、最体面的一条就业途径。”鹿云说,因此,大一时,他就抓住了学校提供的去电视台实习的机会。

鹿云还记得当时他拿到电视台实习名额时的兴奋劲。但在电视台实习几个月后,他又萌生了想逃离传统媒体的想法。

“电视台的氛围很好,大家互帮互助,特别友善,老师们的业务能力也很强。媒体纪律严格,做什么事都不能有一丝差错,大家做起事来会束手束脚的,留给个人的创新空间比较少。”鹿云说,他因此觉得自己不适合去做这类工作。

鹿云不喜欢墨守成规,更喜欢与人打交道,并且去自由独立地创作和策划一些事情。因此,在此后的实习尝试中,他选择了互联网运营领域。

“无论是市场营销还是运营,我都蛮喜欢的。我很享受策划一场成功的营销或活动所带来的满足感与成就感。”鹿云笑道,“所以我是在实践中发现自己心仪的就业方向的。这在学校是无法获知的。”

学法律的佳然认为,在本科期间,尤其是低年级去实习试错成本很低,很划算。

“实习单位会体谅你既要学习又要工作的双重压力,通常不会让你加班。同时,在工作上如果有难处也可以随时和领导沟通,犯错了之后及时改正并提出补救方案,也不会遭到太苛刻的对待。”佳然说,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就业方向,这比工作以后跳槽转行的成本低多了。

佳然计划,本科四年里,要到公检法部门、律师事务所和企业都去实习一遍。“只有多尝试才能知道什么适合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不仅会让自己生不如死,还会导致自己身心疲惫,难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在尚未进入社会前就找准自己的赛道,减少沉没成本,这或许也是当下大家选择提前实习的一个重要原因。”

(应受访者要求,鹿云、佳然、宁悦均为化名)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