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里的年轻人 | 治愈系博主回到家乡溧阳

足球比分 2022-11-12 17:55 11

摘要:插画师阿岛回老家溧阳了,在常州一家游戏公司工作了几年后。溧阳是常州的一个县级市,早年以天目湖和南山竹海闻名。后因一条贯穿溧阳、长达365公里的1号公路,再次吸引...

插画师阿岛回老家溧阳了,C罗和曼联20年情分恩断义绝:错的从来不是他,只有别人在常州一家游戏公司工作了几年后。

溧阳是常州的一个县级市,早年以天目湖和南山竹海闻名。后因一条贯穿溧阳、长达365公里的1号公路,再次吸引游客自驾前往,有着极好的自然资源禀赋。

因为工作的关系,回老家显得有点突然,但阿岛来不及考虑太多——是不是真的应该回去?好几年不在老家生活了,能习惯吗?一个小小的县级市能容得下一个画画的人吗?常州虽然不大,好歹是地级市,要留下继续找别的工作吗?自问了很多,但没有纠结v他觉得,作为一个成天对着电脑画画的插画师而言,回老家是不错的选择。

乡村是个巨大的背景板

一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一个穿蓝色上衣戴黄色帽子的小男孩,躺在玫瑰花纹餐布上,柠檬和玫瑰花瓣向下飘落,中间是一支橙花绽放的牙膏,甜美又温馨。2021年,阿岛应某意大利牙膏品牌邀请,画了这幅广告插画。

阿岛为某牙膏品牌所作插画

被治愈到了!像宫崎骏的夏天!看过的人,多半会发出一声赞叹。

该品牌牙膏有很多种香味,橙花香味是阿岛的自选动作,溧阳就是橙花香,阿岛总是向朋友或者合作方这样介绍家乡:南有南山竹海,北望瓦屋山,东眺神女湖,翠竹碧湖一层层地围绕着城市,甜美又温柔。

夏天常常是阿岛的创造场景。记忆中的家乡夏天,是空调、西瓜、遥控器,还有绿叶青葱、晚风拂面、宽阔草原、蓝天白云、乡间小路,那是宫崎骏的动画,也是阿岛的小城夏天。正是这样的环境,让阿岛画风温柔。

画中的两个小人,是阿岛创作的主线。他的很多画里都有一男一女两个小人,戴着渔夫帽,身着夏装。他们也是“心动的瞬间”系列里的主角,常被翻出来作为手机屏幕的《在乡野》就是其中一个场景,两人继打招呼后一起去乡村写生。

生活是他的素材。看着溧阳上河城(本地人去的较多的购物中心)附近的斑马线冒出的灵感,阿岛便画了《烟花》。

但很多时候,场景又并非能够一一对应,阿岛觉得这都是感觉,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自然会有这样的气质和下笔。

《在乡野》

《烟花》

回到家乡,把爱好当成工作

寒暑假是阿岛较为忙碌的两个时间段。2015年,他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画室:大岛画室。除了方便自己创作外,还在画室开课。

阿岛的学生多为幼儿园中班以上的大小孩,也有小学生和初中生,除了技法外,阿岛觉得审美教育更重要。他会带学生去户外,如果经费够,就去大城市看展,回来再分享讨论。

阿岛很喜欢小孩,尤其是小小孩,他们的好奇心总是让阿岛觉得既单纯又引人思考。

“老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为什么?”有个孩子这么问阿岛。阿岛愣了一下,至今都没回答出来。

阿岛是个自律的自由职业者,周一到周五都要完成客户的工作,从工作强度来说并不比在常州上班时清闲。回到小城不意味着躺平啃老,反而宽松自由的环境更能激发人的创作欲。每次忙完,回到画室,看到活蹦乱跳充满想象力的小朋友,焦头烂额的阿岛就会觉得特别治愈。也因为不囿于通勤等日常琐事,阿岛总是很有耐心地待在画室里,直到最后一个孩子被接走。

今年夏天,阿岛比往常更忙,周末晚上,他会去参加天目湖和八字桥市集。

上世纪五十年代,水利专家发现溧阳东南面一马平川的沙河两边又有延绵不断的碧绿大山,便想到如在沙河下游建造水库,便能拦住这些水,用水发电,灌溉田地,造福民间。这就是后来的天目湖,天目湖砂锅鱼头也因此成了溧阳的美食名片。围绕天目湖,从第一代的度假酒店,到后来的文旅度假产品,总有新的内容让人耳目一新。兼带旅宿功能的“方所文化村”已经落地天目湖,今年底将会有一部分业态对外。

有水库就有大坝,大坝之上,可以有100种度过夏天的方式。过去的这个夏天,天目湖环湖东路西副坝的“有个大坝”市集很火,比起城市烟火,大坝旁的市集还有夏夜湖风助兴。

阿岛也有一个摊位,“阿岛de插画铺”里全是阿岛的画作,阿铁岭新闻岛觉得,那是一个反卷青年集散地,让他跳脱舒适圈,来到人多的地方,体验新的生活。最神奇的是,这些尝试就在家门口,不用买票坐高铁飞机去尝新。而且,在社交氛围极浓的市集里,原本内向的阿岛觉得自己可以开口向人推荐自己的画作。当然,热闹劲儿散去,阿岛依然觉得画室是最温暖的地方。

阿岛的插画铺在天目湖市集

小城也有社交

本来以为就这么寂寂无名独来独往,和画笔、小朋友打交道,直到遇到了“乡遇会”的张庆和范范,他们说要采访阿岛,发在一个名为溧阳wow的公众号上。

溧阳是个不同于别处的小城,现在能看到的酒店、民宿、咖啡馆等几乎都由本地人发起,而不是外地人投资。这些能折腾的年轻人在外闯荡过,主动或被动地留在家乡,头脑好使,难以安分。张庆和范范一个个去拜访,把他们展现出来。

这次采访也为阿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他发现,城市虽然小,但自己不孤单,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人在家乡做着有趣又有意义的事情,像是星星散落在不同的地方,但又可以彼此找到。城市小,意味着活动半径小,但人和人反而更有粘性,不再是一面之缘或朋友圈存在。一开始会觉得,怎么碰来碰去都是这些人!但很快又会意识到,这样的关系还挺不错,大家知根知底,很靠谱。

在溧阳名菜“扎肝”的起源地竹箦镇,有个陆笪村,通过禅心筑民宿、山阳书院、钓鱼观景台打造出了田园乡村。阿岛的弟媳施珺在村里做乡村文创。有一年春天,大家去陆笪村玩,看到石头房和一片广袤的稻田,阿岛随手拍了照片,回去后,以这个村子的稻田作为实景照片,在照片上做了修饰,加入了小男孩和小女孩,让原本静止的稻田仿佛有了故事。

说起施珺,阿岛的弟媳,也是一位有意思的田原造梦家和乡村设计师,她手里出品了不少溧阳本土特产网红。溧阳wow上通过阿岛又顺藤摸瓜到了施珺,而这也是小城市里有趣的人际关系,沾亲带故,但又互相独立。

阿岛在陆笪村采风后的作品。他以这个村子的稻田作为实景照片,在照片上做了修饰,加入了小男孩和小女孩,让原本静止的稻田仿佛有了故事。

城市大小不是决定因素

作为一个创作者,阿岛觉得自己足够幸运,有稳定约稿,就意味着有固定收入,疫情前,阿岛也常会去全国各地,以及国外看展,有一段时间专程跑去香港和法国

但阿岛的幸运,又是足够的努力。刚回来的时候,阿岛远没有那么风生水起。但他靠谱,无论是外出聚会吃饭,还是半夜,客户一有改稿或约稿的消息,他一定是第一时间回复。大概创作者多少都有点拖延症,这么靠谱的阿岛为他获得了稳定的客户资源源,以及好名声。

回到小城市,要做好经受别人质疑的心理准备,因为当地人们的思维可能还停留在“努力走出小山村”的传统观念里。对于阿岛来说,早早实现了经济独立,能把自己照料好,父母对此并未有微词。他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回不回来,最主要的是给自己制造宽容度。

阿岛在溧阳家的附近

阿岛在自己家和父母家两头住,但父母家去得更多。父母家是溧阳的老小区,房屋旧旧的,路小小的,但有种人和人挨得很近、很随意的感觉。夏天就趿个拖鞋,摇着扇子,晚上画画的时候,楼下面的麻将声仿佛是伴奏,听不到这个声音画画还没劲了,这是在外生活体会不到的。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