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精选 | 发表OR/OM方向顶级论文是怎样一种体验?

足球比分 2022-11-12 17:55 12

摘要:本文仅作为学术分享,如有侵权作删文处理作者|覃含章•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33689/answer/2684...

新知达人, 知乎精选 | 发表OR/OM方向顶级论文是怎样一种体验?

本文仅作为学术分享,2018女乒世界排名最新排名如有侵权作删文处理

作者 |覃含章

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33689/answer/2684148083

因为在博士的最后一年达成运筹学/管理科学界的学术小成就:在领域内两大旗舰刊物 《Operations Research》和《Management Science》 均有发文

[1]

[2]

,同时也在同为UTD 24的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的30周年特刊撰文 一篇

[3]

,这里简单谈谈心得。

体验一 :运筹学和管理科学期刊发表周期比较长,主要因为是偏数学类的文章,读起来不可能很 快。比如像我最终发表在《Operations Research》的文章,等第一轮审稿意见等了足足九个月。不过,最终结果是很好的,因为收到的意见是我本人在投稿其他文章和自己做审稿人的时候见过的 最好的意见。Associate Editor的意见只有一小段,非常正面,收到的时候开心了很久。

The review team likes this paper and I laud the authors for proposing an elegant and effective approach for addressing the vehicle routing problem with stochastic demands. Although I am recommending a major revision to address all the reviewers' concerns, judging on their comments, I would expect a convergence in the iteration.

至于为什么第一轮审稿让我们等了那么久,我推测的原因是我们使用的(数学分析)技术来自VRP 和Process Flexibility两个在我们的工作之前完全泾渭分明的不同方向,世界上同时懂这两个方向核 心技术的人应该寥寥无几。

相比之下,我们最终发表在《Management Science》的文章,虽然第一轮的意见也是Major Revision(大修),但审稿人给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大堆意见,还要求我们加强文章的主要结果。最 终,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本来给的修改时间只有一年,中间实在还是来不及所以又多要了3个月修 改时间),才终于搞定了审稿人提出的技术问题。中间我的合作者甚至觉得可能最后要搞不定了, 还好结果是好的,最终审稿人们对我们大修之后的结果都表示很满意。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的体验则比较特殊,因为我们投的是特刊,更多 强调的是应用的创新性,属于挖坑之作,所以我们并不需要事无巨细把模型的所有细节都严格 justify,几个月就搞定了从投稿到发表的过程~

体验二 :投稿是门技术活,投到哪个期刊的哪个方向(area),然后选哪个Department Editor收 稿,对最后的结果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我们的文章在投稿前,我和博士导师都会花比较长的时间 讨论这个问题,并且会把预印本的工作论文先发给我们认为的一些领域专家征求意见,把一些至少 writing上就能解决的小问题(审稿人可能会问的问题)尽可能在投稿前解决。

体验三 :文章中不中最终也有许多玄学成分,因为主要的因素就是谁是文章的审稿人。审稿人虽然 都是领域内专家,但也都是人,尤其学术界的人往往都有许多根深蒂固的喜好和偏见。一个人是否 喜欢一篇文章,我觉得就和谈恋爱一样,有很深的「业力」原因。所谓一见钟情,或者对方条件很 好,但就是怎么样也合不来...总之,看命吧。

体验四  :华人学者的影响力在运筹学界和管理科学界逐渐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多的华人(除了在北 美的,也包括洲大陆港新澳台高校和研究所的)在领域内的旗舰期刊能够经常发表甚至开始担任 Associate/Department Editors/Editor in Chief,以及在北美重要的society担任主要职务。其中 突出的例子包括新加坡裔华人, NUS教授何德华

/  /Teck-Hua Ho在2014-2017担任 《Management Science》的主编;U Toronto教授胡明目前担任《 Naval Research Logistics

 主编,香港大学/清华大学/UC Berkeley教授申作军 目前担任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Society主席(至于更加senior的华人学者,比如传奇的Stanford教授叶荫宇 , CUHK SZ/Cornell教授Jim Dai这些我就不表了)。相信亚洲和华人的运筹学学术会在未来的几年 内进一步持续进步,最终产生更多世界一流的新生代华人学者。

关于我读博期间的心路历程,请见: https://zhuanlan.zhihu.com/p/566883417

参考

  1. ^ Ledvina, Kirby, et al. "A new approach for vehicle routing with stochastic demand: Combining route assignment with process flexibility." Operations Research

    2022. https://pubsonline.informs.org/doi/abs/10.1287/opre.2022.2304

  2. ^ Qin, Hanzhang, David Simchi-Levi, and Li Wang. "Data-driven approximation schemes for joint pricing and inventory control models." Management Science

    (2022). https://pubsonline.informs.org/doi/abs/10.1287/mnsc.2021.4212

  3. ^ Qin, Hanzhang, et al. "Trading safety stock for service response time in inventory positioning."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22).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111/poms.13869? casa_token=WChRoMIirPMAAAAA:njTpk6mRaEszdo_iXKZDc9NZDVYKDYI1ZgYfNcyExddA37aL3uGGKmAI9IrsUIvso7eXoA3ImhwJaQ3

作者 |胖骁

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33689/answer/1509404790

我讲一讲OR/OM方向吧。看了匿名用户的一个回答,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希望我的经验可 以给挣扎的同行一些借鉴和激励。

我们领域的顶刊是Management Science (MS), Operations Research (OR), 还有Manufacturing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MSOM).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 Management (POM)也在 UTD 24当中,不过top school往往会给它打折扣。因为整个领域这四个期刊加起来每年也就不到 1000篇paper,所以一篇paper的价值也比动辄2000+篇paper的CS顶会要高一些。

我在PhD的第一年暑假完成了第一篇paper,投了MS,最终在第二年暑假接收并发表。论文的主题 是我在知乎宣传过的网游开箱氪金: https://zhuanlan.zhihu.com/p/75057124

Idea的来源

这个idea是我在PhD入学以前打游戏的时候想到的。 当时Dota 2刚刚出了新箱子,所以我就联想到 了这个主题。经过一些搜索,我觉得这个idea非常好, 因为:

1. 它跟我导师研究过的opaque product有相似之处(都是randomized strategy)

2. 开箱子本身是一种Randomized bundle,而bundle 的研究算是热门,有很多framework可以借 鉴

3. 它跟customer sequential choice很相关,后者也是这两年比较热门的研究。

4. 我做了一些模拟,得到了一些反直觉的结果

5. 从来没有人为开箱子建立任何数学模型。事实上开箱子的一种特殊情况是随机过程里经典的 coupon collector问题,即在开箱子不要钱的情况下,开多少个可以集齐全套。从来没有人研究 过如果要给coupon collector定个价格的话该是多少。

6. 在法律等其他专业的文献以及新闻中,关于开箱子 的讨论变得越来越多,我认为及时写出来很 有必要,可以产生深远的影响。(这种要求后来才知道叫做timely and relevant)

7. 我喜欢打游戏,把它写成paper真是太酷了。

科研的过程

最开始摸索的时候走了很多弯路(时间上也就一两个月,但是心态上很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建 模。有很长的时间我们只是围着箱子里只有两三个物品的特殊情况转圈,试图证明一些后来才知道 不对的proposition . 这种现象一直到我看到一篇20年前的bundling 的paper才彻底改变。 这篇paper讲了bundling for information product(比如电视节目), 然后用了asymptotic regime (那会儿还不知道asymptotic regime很常见). 我觉得我们的产品和这篇paper很像(数字产品,量 大价低),所以考虑了asymptotic regime,然后迎刃而解, 证明了两种箱子分别可以获得100%和 1/e的收入。我当时想这个结果的时候是在去国家公园的路上,没有纸笔只能干想,心算出结果的时 候那种快感真的太爽了。到这一步的时候我就变得 非常乐观了,因为我觉得它已经有了一个好的 OM paper的要素之一:一个简洁但是反直觉的insight (最好证明还不简洁)。在我后来的科研中, 我变得非常重视找modeling framework这件事,因为找对了framework,后面的事情几乎是迎刃 而解。

但是一个paper不能止步于一个Theorem,所以开始做各种extension. 后面的extension做的非常 顺,不仅没有数学上碰壁的情况,而且几乎每一个考虑的拓展都能有值得一提的insight 。这里我 觉得一个很有帮助的事情,就是我实在是太了解游戏里的开箱子都是怎么搞的了,以至于我在想 extension的时候非常自然地就会考虑各种业内存在的情况。等到寒假回来,导师发现竟然已经有 这么多结果了,那就开写吧!写paper的时候把很多之前的证明变得严谨起来花了一些时间,写作 上有一些规范问题也比较繁琐,一直到暑假终于把paper写好了。这里面我觉得framing 很重要, 也就是如何讲一个好的故事,这一点我的导师让我学到很多。因为东西太多,很多想到的 extension最终都被删掉了。中间做文献搜索的时候发现8月份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要开一个 workshop讨论开箱子的问题,正在征集专家学者,赶紧撺掇我导师毛遂自荐,后来也成功入选 panel,赚了一波媒体报道。

投稿经历

准备投时候我对paper非常自信,因为我觉得它跟我看过的很多MS上的paper相比毫不逊色。在第 一轮结果出来之前,我也不断地收到积极的信号,比如去FTC展示,比如拿到了INFORMS一个best student paper. 事实上这些积极信号跟一篇paper能否发顶刊只有很弱的正相关关系,只不过当年 的我啥都不知道瞎开心罢了┓( ´∀` )┏ INFORMS之后结果出来了,两个Reviewer给了minor revision,一个给了reject, AE最终决定给minor,DE改成了major。这个结果(AE给minor)是我 见过的最积极的反馈了,当时觉得自己太厉害了,后来发现真的只是非常幸运,遇到了投缘的审稿 人。修改要求是加几个小拓展,都是我们之前讨论过但是删了的,改起来只用了一个月,这也是为 什么我只用了不到一年就走完了接收到发表的原因。收到接收邮件的时候其实已经不那么激动了, 因为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最激动的还是我找到framework,证明1/e的结果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 自己离一篇top journal很近。

除了学界的成功以及在政府研讨会上的展示,我们的paper也引起了业界的注意,最终让我获得了 动视暴雪实习的机会。实习的时候看到我们的很多理论都是对的,心里非常开心,我也在实习中想 到了更多科研的想法。我认为一个成功的科研应该对学界,业界以及政策产生影响,自己的第一篇 paper可以做到这一点,何其幸运。

经验总结和反思

1. 我真的很感谢审稿人和AE,你们的积极回馈直接影响了我的学术生涯。

2. 我最重要的经验莫过于找一个合适的framework建模,他会让你事倍功半。

3. 写作是framework之外第二重要的东西,在这一点上我的导师非常的出色,很多时候把结果的顺 序换一下,讲出来的故事就合理和顺眼很多。

4. 整个过程里有不少时候我觉得是自己的能力和paper的质量过硬,现在看来更多的是运气太好 了。

5. 这篇paper是我在眼界比较窄,技能也不完备的时候写的,后来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 research taste,本能地喜欢用stylized model思考问题。现在我也有意识地去学习和探索其他 的方向,比如我们学校老师做的很多的learning,online algorithm等等。

6. 6月份收到的接收邮件,一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非常害怕自己出道即巅峰,以后再也写不 出来了。一直到最近第二篇paper拿到了MS的major,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7. 其实我在写这篇paper之前已经有了三年的科研经历,其中有一篇paper被拒了四次才发到EJOR 上。这让我之后的心态变得比较坚韧。

8. 未来50年,一想到自己的第一篇top journal是关于自己最喜欢的游戏的,我都会感到激动和幸 运。

9. 祝每一个热爱科研的人都能像我得到命运的馈赠。

作者 |匿名用户

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33689/answer/2435635826

和高赞“胖骁 ”一样也是运筹学和运营管理领域,不过我的发表过程要曲折一些。

高赞已经介绍过我们领域的顶刊: Management Science

 (MS) 、Operations Research (OR) 、 Manufacturing & Service Operations Management (MSOM)、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POM)。但是POM有折扣,领域内一般只看前三个。投稿的状态一般会有:Awaiting AE assignment, Awaiting Referees Selection, Awaiting Referees Assignment, Awaiting Referees Review/Under review, Awaiting Reviewers' Scores, Reject & Resubmit, Major Revision, Minor Revision, Accept, Reject。其中:

Reject & Resubmit: 一般是发表前景不太乐观,但是选题有意思,修改完了之后可以投回去

Major Revision: 发表前景比较乐观,但是文章问题也很多,需要努大连出国力修改

Minor Revision: 改完小问题就可以接受发表

现在状态是:一篇MSOM和一篇MS接收

当时的体验:收到文章1在MSOM minor的时候,非常激动,喜极而泣,有点范进中举的感觉;前 几天文章2被MS被接收的时候,很激动,感受到了多年持续付出收获的喜悦。

跟大家分享一下曲折的发表过程,希望能给同行一些激励:念念不忘,必有反响。

文章1

流程:投稿MS(2017年2月中)->MS Reject (2017年6月初) -> MS再投(2018年9月中) -> MS Major (2019年1月中) ->MS Major 投回(2019年9月末) -> MS Reject (2019年12月末)->MSOM 投稿(2020年1月末)->MSOM Reject (2020年3月末) -> MSOM再投(2020年12月中) -> MSOM Minor(2021年4月末) ->MSOM Accept (2021年6月底)

文章1是我读博期间做的第一篇文章。博士一年级第二学期(2015年2月)上供应链课程,读了任课 老师(A)的一篇文章受到启发而提出proposal 做为那门课的term paper。5月课程结束得到初步 有趣的结果。在通过博士资格课程考试之后,遂邀请老师A和老师B作为指导老师,将此作为博士资 格论文考试选题。16年5月写完初稿通过资格考试到17年2月投稿MS,期间4次大改。从term paper到投稿,共20个不同版本。每次大改都改到怀疑人生。不过文章质量也以肉眼可见地提高。投稿的那天甭提有多激动了。想着我也终于投了一篇顶刊了。那段时间几乎是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 是登陆系统,看看审稿状态有没有变。现在回头看,当时真的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 young so naive。投和接收中间隔着天堑。。。。。

MS第一轮:三个审稿人两个Major一个Reject;AE给了Major;DE说问题很有趣,可是要改也不 太容易,给了Reject。不过欢迎投回去,会安排同一个评审团队。

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对文章大改,尽可能地去满足所有审稿人提出的要求。除了主要结论不变之 外,文章被改得面目全非。

MS第二轮 :这一轮审稿反馈和上一轮完全相反!!原先Reject的变成Major,原先Major Reject。AE给了Reject。DE给了Major,理由是: 给reject的人也说这个问题很有趣,而且在他看来 给的意见也能处理。所以跟AE商量了一下,给Major。而且DE也详细认真地看了文章给了一些建议。

这个结果完全把我们整懵了。。。不过想着有DE的支持应该会乐观一些,遂用尽洪荒之力收集了两 份新的数据,按照审稿团队建议修改(其中,DE和某一个审稿人的建议有冲突我们按照DE的建议 改,这可能是个雷),投回去。

MS第三轮 :三个审稿人维持原判,AE给了Reject & Resubmit, DE给的Reject,理由是 contribution和motivation 不够。。。。这一轮审稿人的意见就很虚了。。。几乎没啥理 由。。。就是要拒。。。

看完审稿意见,直接怀疑人生。更加坚定地觉得自己是水逆体质了。。。那个时候,文章2被Reject & Resubmit, 文章3已经收到3个reject 1个major,文章4一个reject,文章5 under review (后 来也是reject),已经集齐7个reject。。。可以召唤神龙了。。。

这一轮没啥实质性的审稿意见,稍微改了改投到了MSOM MSOM第一轮:两个审稿人1major+1reject。AE和DE reject。审稿人AE、DE都觉得问题很有 趣,结论也不错,但是对于模型的假设和文章的贡献提出质疑,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AE和DE觉得 非常难处理所有的意见,觉得非常地不乐观。这一轮的结果非常出乎意料,身心俱疲。本来想着能有个Major。

MSOM第二轮 : 1Major + 1 Minor。AE和DE Minor! (我们领域Minor一般就代表文章没有什么问 题,可以稍微修改一下就accept了)

收到结果的当天,欣喜若狂!距离第一次投稿MS已经过去四年两个多月,距离第一稿已经差不多五 年,距离提出proposal 已经六年两个月!!念念不忘,必有反响! DE和AE都直接被我们征服了: “i am delighted that your current version responds strongly to the assessments from the previous rounds and the referee team and the AE concur.”对于给Major的那个Reviewer给的 建议,AE可能也觉得是纯粹在找茬,所以说“will leave it to the authors to decide”。

MSOM第三 : 修改了一些地方,很快投回就收到了Accept。

文章2

流程:投稿MS(2018年12月底)->MS Reject & Resubmit (2019年3月初) -> MS再投(2020年3月 中) -> MS Major (2020年8月中) ->MS Major 投回(2021年2月初) -> MS Major (2021年5月初)- >MS Major投回去(2022年2月中)->MS Accept (2022年4月初)

要上课去了,文章2下次再更。--------------------------------------

一晃又好几个月了。距离文章2接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年。刚刚刚把文章6第二轮major完submit 回去。祈祷ing...希望下次可以来这里更新文章6被接收的消息。

--------------------------------------

废话少说,以下简要介绍一下文章2的发表过程。

文章2从博士四年级开始做。从选题到投稿大概一年两个月左右。前面大概九个月都是在各种探索之 中。第十个月天时地利人和,用了15天写出了初稿。然后用三个多月不断地修改和完善,终于在18 年12月底将文章投出。此时文章1在MS reject and resubmit回去再审。

“神奇”的投稿历程开启。。。。。。(过程太神奇可以说有点奇葩了,请认出我的朋友不要揭下我 的匿名面纱)

MS第一轮 :三个reviewer都给的是major,但是AE不是很喜欢(怀疑AE可能都没有认真看我们的 文章,因为他提了一堆莫名其妙的问题), 给了Reject and Resubmit。DE follow AE的决定。 资深老板B和老板C都觉得莫名其妙。他们安慰我, 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好!抓住一切机会! 这已经成了 我水逆时的超级鸡汤之一。每次改文章到怀疑人生的时候,都狠狠地干一碗。

次修改,花了一年多一点点时间。换了模型,增加了numerical,将文章改头换面之后于20 年3月 投回去。

MS第二轮 :两个审稿人1个minor1个major+AE/DE major。你没看错,变成了两个审稿人!而且 两个里面只有一个是上一轮坚持下来的(referee 3),另外一个是新晋成员(referee 4)!另外两 个审稿人(referee 1 & 2)说因为疫情爆发,不审了。。。Referee 3 “is satisfied with this version”。然后referee 4非常有意思,直接无视我们上一轮22页的response,说“I chose not to read the earlier reviews and responses. Since I am not an expert in the field of XXX”。是不是非常有意思?!来了一位marketing的一位审稿人。。。然后从marketing的角度给我们提 了一堆意见。AE原来第一轮真的没有看我们的paper,然后这一轮“I decided to read the paper and check the flow and arguments”给我们写了三页的comments。之所以找了一个marketing 的reviewer,可能AE也是偏marketing的(从comments可以看出)。

得嘞,这一轮主要address两个人的comments,比起上一轮四个人还是要幸福一些的(此处狗 头)!半年修改,其中增加了一些奇奇怪怪的marketing的内容(卑微如我,怎敢拒绝referee 的 要求),21年2月初投回去。

MS第三轮 :三个审稿人1个accept+2个major+AE/DE major。是的,你没看错,这一轮又变成了 三个审稿人!Referee 1 同志ta回来了,来了,了。 ta脚踩祥云头顶五彩斑斓的comments又回来 了!

AE不知道是被我们上一轮说服了还是累了,这一轮他没有提建议。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好累了,DE肯 定也累了“I would like to see a convergence of this paper in the next round”。有点看最后 通牒 的赶脚。修改期间,因为电脑坏了,有些code和数据不见了。只得再重新分析数据,编程 序,跑simulation !用了七个月的时间,改完。已经改无可改。再也没有任何力气去碰这篇文章 了(这是当时的感觉。可是如果不是被接收了的话,后面改投其他期刊该改还得改。。。)

MS第四轮 :在某一个周一的早上,收到DE邮件,Accept! 喜大普奔,泪流满面!!

除去6.33G的原始数据,这篇文章从0kb一点点成长到2.99G。2017年10月种一粒粟(idea), 2022年初夏终于收获果实。四年多的时间,要是一个小孩的话,都上幼儿园小班了。。。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